【神之欲】(楚离卷)【作者:泡沫梨】 - 哥哥干,色哥哥,狠狠干,妞干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神之欲】(楚离卷)【作者:泡沫梨】
字数:114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楚离卷】[闻君]

           第01章、羊入虎口(微H)

  君漠……

  念离原本如小鹿般乖乖地贴在男人硬实温热的胸口,然而……贴在她小腹处某个越来越硬的不知名物体却令她渐渐涨红了脸。

  那个……他……

  白玉般的胸膛传来越来越高的体温,她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她羞红着脸想要求证一般抬头看他,然而却被霸道的男人按回了他的胸口。
  咚、咚、咚……

  他的心跳好快,连带着她的心也跟着狂跳不止。

  他到底怎麽了?

  他不让她抬头看他的神情,她更加不安,转动身子想要从他怀里爬起来。
  「别动!」磁石般的嗓音已经沙哑得有些陌生。

  念离愈发地急了,小手在他身上乱抓,贴着他赤裸的胸肌呢喃道:「你到底怎麽了,不要吓我……」

  男人却发出一声几近呻吟的暗哑叹息。按着她脑袋的大手力道也愈来愈大,像是要将她揉入他的身体里一般……

  「君漠,君漠……你别这样……」她都快不能呼吸了!

  从他胸口传出的抗议声有些含糊不清,男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在耳中。此时他眼神已然有些涣散,魔魅般的幽深碧眸因为情欲的煎熬已经变得火一般的炽热!
  口中终於忍耐不住,低哑地轻喃:「离儿……好难受……」

  「君漠……」发觉男人的动作有所放松,念离慌忙从他怀中挣了出来,「你先放开我。」

           她终於看清楚他的脸色──

  「天……为什麽会这样,你……难道是,中了毒?」他俊脸红得要命,一双眸子也像是变成了嗜血的暗红!

  她的探问却提醒了几乎已失去理智的男人──不是中毒,他中的是那样奇异淫邪的催命蛊!

  垂眸看着她紧张的小脸,他浑浊的眸光逐渐化开了一片小小的温柔……
  离儿,我怎麽舍得,再让你做一次解药?我,已然失去常性了……且我询问了艳三娘,做我的解药,会不会影响到你的身体……

  而答案,是谁也不知道,做这「解药」的人,会是何下场。就算这一次你可以安然无恙,但是下一次呢?

  我不能永远这样利用你,不能……

  这蛊毒发作痛归痛,但到底能不能将我楚君漠置於死地,却也是谁都不知道不是麽?

  而我知道的是,我再也不想,再被你憎厌一次了……

  楚君漠忽然低头,极尽所有的意志力,用最最温柔的力道,轻轻地吻了一下她雪白光洁的额头。

  松了手,长腿往後跨了两步,他碧眸闪烁之间,不知按动了哪里的机关,闭合的石门再次缓缓开启了……

  他眼中的决绝令念离心慌。

  「君漠,不要让我走,求你,不要再让我离开你身边……」飞扑回男人怀里,纤细双臂紧紧抱住他劲瘦的腰,她生怕下一秒自己就被他赶出了密室。

  她抱他抱的那样紧。眼泪已经又克制不住沾湿了他的胸膛。

  她隐约是明白的。明白艳三娘为何会带她来这里。明白他为何会变成这个奇怪的样子。明白自己,需要做些什麽……

  他一定,一定是中了什麽奇怪的毒或是生了什麽奇怪的病……

  如果,如果她再傻傻地跟他怄气,再傻傻地想要离开他,也许她会後悔一辈子!

  「请你不要赶我走……如果我能帮你的话。」念离平生似乎从来没有用过这样大的力气,没有这样去紧拥过一个人。

  也许此时放手,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她开始努力回忆,回忆自己与他欢爱过的那些暧昧片段,回忆自己应该如何取悦於他……

  不能走,不能就这样留他在这里。

  这是她脑海中剩下的最後一个声音。

  一只白皙细嫩的小手缓缓沿着男人坚硬的背部肌理徐徐而下,感受着男人顺滑而火热的触感,小心翼翼地在他赤裸的背部开始了她小小的「挑逗」……
  而男人俊美的容颜此时已经紧绷得像块随时会崩裂的石雕──天知道他此刻有多难受!全身的血液逆流,根根筋脉都在发痛,下身更是快要爆炸了一般……这个小妖精到底明不明白,他此刻的忍耐都是为了她的「生命安全」着想!发狂的男人,哪里还禁得起她一丝一毫的挑逗!

  「离儿,你不要玩火!」趁着他还能叫得出她的名字,趁着石门还开着,趁着他还没有把她压在地上……快点跑啊笨女人!

  他的反应却让怀中的小女人有些不满,更是加快了手中「玩火」的动作──念离一只手中还不经意地捏着艳三娘塞给她的小瓷瓶,另一柔滑手儿已经沿着男人背部凹陷的肌理缓缓向下,一直来到了他的裤子上缘……

  「该死!」楚君漠实在忍不住出口的咒骂。

  鬼想得到她竟能跑到这隐秘的密室里来!他脱了衣物在寒玉床上打坐,身上仅着了一条贴身的裤子而已……这个小妖精,她的手竟然伸进去了!

  「是不是艳三娘喂你吃了什麽稀奇古怪的药?!」男人狂暴地怒吼。最可疑的就是那个多事的女人了!

  「……没有。她只给了我一小瓶东西,没喂我吃。」她「好心」地回答了男人的问题,小手更是「好心」地沿着男人性感的臀线悄悄往下……

  「没有?」若真的没有,她怎麽可能会做这样「奇怪」的举动?就算是他们第一次,她被他用了媚药,也不曾做过如此大胆的爱抚男人的举动呐……

  事实上念离也不知道自己胆子怎麽会突然变这麽大……但是为了他,她豁出去了。

  「你好罗嗦。」她轻轻一句话,成功地让男人闭了嘴。

  但是,随着动作的继续,她绝美的小脸越来越红,跟男人俊颜上不正常的涨红可说「相得益彰」。

  天呐……

  她竟然这样色情地在抚摸一个男人的……「那里」。而很明显,她面前这个男人就快被她逼疯了!

  她开始有点点怕了……

  但,她不能在这时半途而废,她不能被他赶出去,她不能留下他一人躲在这黑不咙咚的地底下!

  她已经感觉到了,男人下腹巨硕的物体已经硬得吓人,热热烫烫地隔着两人的衣物紧抵在她的腰部!

  他应该要忍不住了吧,她的脸皮还需再多厚一点点就可以了……

  「啊……」她被吓了一跳──两只纤细的手臂已经被男人狠狠地擒住了!
  男人两只有力的大掌一边擒住一只,将她双手举得高高,碧眸喷火一般狠狠瞪着她方才「犯罪」的那只柔荑,泄愤一般瞪了个够,方再将视线移到了她另一只手──那个可怜的被遗忘的小瓷瓶仍乖乖躺在她的手心里。

  「她给你的就是这个?」男人不耐地挑起俊眉。一想起好事的艳三娘,他就忍不住想要叫云昼把这个该死的女人多整治个几天,最好是几天几夜都下不了床!
  「是。」她乖乖地回答。

  男人松了一只手,一把抢过她手心里的碧玉瓷瓶。不等念离放下手臂,他另一只手已经飞快地将她两只细细的胳膊都抓在了手里!

  「你……」念离有些被他吓到了。他的眼神,比方才更吓人了……

  而在他的面前,她又一次发现自己的弱小──只要他想要的,她根本没丝毫办法反对。

  男人的力道使得她双手根本没办法动弹,於是她只好睁着一双仍带点点泪雾的无辜水眸,带着一丝祈求地望着他……

  男人眼中的魔魅光芒已经延烧成了焚石烈焰!他一瞬不瞬地狠狠盯着她潋滟水眸,将手中瓷瓶凑近薄唇边,轻轻一咬,小瓶的塞子已经不翼而飞……

  念离只觉他咬瓶塞的动作都透着不可思议的迷人邪气……完了,她几时变得如此不害臊了!

  一丝清凉气息正从瓶中萦绕而出,带着淡淡的花香,出奇的好闻。

  念离不解那是何物,紧张又好奇地看了看小瓶,又看了看男人紧绷的俊颜……一对上他琉璃般危险眼眸,她终是忍不住害羞,低垂下螓首……

  男人紧绷得不能再紧的俊脸终於像是被敲碎了!

  老天,她怎麽能变得如此可爱?!

  大掌捏住小小瓷瓶──好吧,艳三娘这个阴险的女人,看来是打定主意要让另一个女人几天几夜下不了床了……以後他自然会想办法「谢谢」她的。

  而眼下,他这个可爱的小解药,可真的要接受她不听话的惩罚了!

  「离儿,你还有最後一次机会……」他用暗哑嗓音意味不明地低语,「门还开着。」

  念离顺着他视线回头看了看洞开的石门,小小地挣扎了一会儿……她算不算一只主动投身虎口的笨羊羔?

  然……

  「你把门关上。」她小小声地咕哝。

  「……」再霸道的男人终是挫败於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

  一阵风呼啸而过,石门重重地再次闭合,「轰隆隆」,宣告了小解药再也无路可逃。

  而同一时间,念离高举的双手被男人放了下来,但是他没有松开大掌,而是……将她两只白嫩手儿一齐按到了他的下腹!

  「啊……」她被吓到,羞红了脸想要逃……但显然已经晚了。

  「你这小妖精……」他那麽高,那麽强健,根本不容她丝毫反抗,他此时邪气地在低头凑近她耳边呼气,磁石般低沈嗓音缓缓诱惑她的纯真,「现在给我继续……」

  她的手儿凉凉的,似是能抚去他暴涨的火热!

  但念离却觉得他的火热即将要烧到了她的身上!

  怎麽办,他的……「那个」那麽大……那麽硬……

  她口干舌燥,不小心想起自己曾经被……「进入」过……再也没了先前挑逗他时那股勇气。

  男人却不顾她手儿都在发抖,硬是紧紧将她柔荑按压在自己阳物之上──这只是「惩罚」的第一小步而已。

  「不愿意的话,我还可以将门打开。」他几时变得如此卑鄙?但是每次逗弄这个可爱的小妖精,似乎都会令他上瘾,变得乐此不疲。

  「……」她咬了咬银牙,狠了狠心,终於决定不理会那些羞怯和恐惧──虽然羞人,但她知道这是只有最亲密的人之间才能做的事;虽然还留有一丝阴影,但她愿意相信他从不是真心伤她……

  她决定用行动代替回答。

  缓缓跪下身,她在男人惊异的目光中双膝着地,抬起一张绯红的美丽容颜仰望着如天神般高大俊美的男人……趁着他在惊讶之下放松了她的手,她调皮的小手终於重获自由,下一刻已经扯下了男人身上唯一的薄薄布料!

  「啊──」硕大的一条粗硬肉棒瞬间弹跳而出,狠狠拍打到她的脸上……念离惊呼,脸红到快要滴血……

  「嘶──」男人发出一声像是痛苦的呻吟。不用看他也知道自己火热的阳物定是吓到了眼前的小人儿。这个笨女人,只会引火,却不懂救命!

  而念离终於发觉自己已是骑虎难下──他的眼神像是野兽要吃人!如果此时她敢跑,他肯定会杀了她吧?!

  为了自己的小命,也为了她男人的「命」,她似乎只能继续努力了……
       第02章、这火不是光用嘴就能消得了(慎)

  怯怯地将小手移回到了他的胯间,念离闭了闭美眸,狠掐了两下自己的手心,方鼓起勇气放任自己触到了他的肌肤……

  念离耳朵都烫到不行,白嫩的小手颤抖着,却还是忍住了没有逃跑。她用指尖轻轻抚了两下近在咫尺的硕大肉棒,真实地感受到男人火热的体温,还有快要崩溃的硬实……

  真、真的好硬……她实在不能理解,为什麽男人的身体会跟女子如此不同……指尖轻轻地摩擦,小心翼翼地探索,羞怯的小女人忍不住好奇地终於轻轻将那硕物给握住了。

  「呃……」男人咽喉深处发出一声性感至极的低吟,痛苦而又愉悦。

  他的阳具就这样沈甸甸地落在她柔嫩的手心之间……实在是粗长得可怕呢!念离两只小手并用,也只是差不多刚好将他圈住而已。

  楚君漠的身体原本就白皙干净,下腹这个尺寸吓人的东西事实上也是粉嫩的颜色,一点都不讨人厌,甚至,这特殊部位带来的特殊触感,特殊的幼滑和滚烫,都让人心颤呢……

  等念离察觉到自己脑海中这些「奇怪」的想法之时,羞得粉脸如火烧。男人的阳具在自己手中也顿时变成了烫手的山芋──她既不敢再继续「奇怪」的探索,又不敢就这样放开手……

  「小妖精,继续!」头顶传来男人实在忍无可忍的嘶吼。

  善良的小女人得了男人霸道的指示,再也不敢耽搁。两只柔荑用了点力,握住硕大的肉具,开始缓缓替他套用起来……

  她的动作绝对是生涩的,忽轻忽重,生怕自己笨手笨脚「伺候」不好他。
  然而被这个羞涩的小女人「伺候」着的男人却并不如她想象中那样「挑剔」。事实上,楚君漠「满意」得怀疑自己是不是意识不清以致开始出现幻觉了……
  低头望着心爱的女子跪在自己脚下全心地「伺候」着他的欲物,他碧眸颜色愈来愈深,沈沈的光芒慑人……

  像是感应到他的目光,念离倏地仰起了绝美的小脸,使得羞红的粉颊上生涩的怯意无可逃避地落入了男人灼热的视线之中。

  他,他的目光着实吓人,浓重深沈的情欲色彩她已并不陌生,但另外隐含着的几分复杂的怜惜、愧疚……反令她更为害怕──到了此刻,他还是觉得对她有愧?──不!她要让他知道,她是心甘情愿这麽做,为了他,她还愿意做更多……

  柔荑渐渐爱抚到了男人欲望的根部,触及他的毛发,她仍然为彼此身体的截然不同而感到新奇,小手轻轻地逐渐往下,最後小心翼翼地……捏住了巨硕肉棒之下两颗匀称的圆球。

  刹那间,她明显感受到了男人濒临崩溃的僵硬。

  还不够。

  她为他做的还不够多呐……念离悄悄地想。

  将眸光落在男人欲望头部异常硕大的伞状圆头,那里有一丝晶莹液体正缓缓溢出。再抬起头仰望他俊美面容,遇到他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似如期许的魔魅眼神,念离如被蛊惑了一般,紧张咽了一口唾沫,而後嫣唇一张,将嘴儿凑到了他跟前……

  「嗯……」这一次男人从喉间发出的低沈闷哼,充满了极度的兴奋和愉悦。
  楚君漠闭起了深邃碧眸,手掌无法抑制地按住了胯间小人儿的脑袋,似乎只要他一睁眼,眼前的一切就会变成破碎的梦境──

  嫣红的两片嫩唇儿竭力大张着吮住他粗硕的欲茎头部,完美无瑕的粉嫩双颊因为努力的吸吮动作鼓鼓地涨红一片,还有一丝唾液变作银丝从她的嘴角缓缓淌了下来……

  他害羞的小离儿竟然会如此主动地帮他做这种事……

  简直,不可思议!

  鼓胀的欲茎在她娇嫩的口腔肌肤之间被柔柔地包裹住,她生涩的吸吮却使得已忍耐近极限的阳具变得又胀大了一圈,撑得她的小嘴都要裂开……泪光,在她晶莹的美眸中又缓缓凝聚了起来。可是小人儿却不顾自己的不适,仍然努力地「讨好」着他……

  「啧、啧……」淫靡的吸吮声在幽暗石室之中格外的响亮,刺激着彼此的耳膜。

  「离儿,够了。」楚君漠忽然暗哑地出声。

  跪在他脚下的小女人一愣,却没有停下动作,微微思考之後,反而将口中的硕大含得更深,直到戳进了自己咽喉之中,难忍地呛出了更多的泪水……

  「离儿!」他心疼了!这个笨女人,谁让她勉强自己了?!

  动作迅速地将欲茎从她小嘴里抽了出来,他强势地将地上的小人儿一拉,立时又使她落回了自己怀里。

  「咳、咳……君,君漠……」小人儿以为自己做得不够好,男人终究还是不满意她……紧张地仰起小脸望着他的俊颜,她急得美眸更加水雾迷蒙。

  「真是个折磨人的笨妖精!」男人说得咬牙切齿,最後却只能低头狠狠地咬了一下她洁白的耳垂,「你做得太多了……」

  太,太多?……她,不应该如此恬不知耻地对男人做这种事……?他,是嫌她太……太淫荡了?

  「我……」小人儿忽然鼻子一酸,泪水都不受控制地纷纷滑落,「我不知道,对不起……」

  「笨丫头!我是说你对我太好,我会承受不住……」男人对着那晶莹的泪珠,心疼得要命,既而发现一件事──对这个单纯得如白纸一般的小人儿,他说话一定要更坦白才好,要不然,他的小解药总是会误会他的意思。

  看她变得通红的眼眸和仍然红彤彤的绝美脸蛋,他碧眸含情,再次低头吻了上去,心疼地含住她的嫣唇吮了个够,才缓缓凑在她耳边,语声暧昧地道:「而且,眼下我这火,不是你光用嘴就能消得了的,要帮我,可以用更快的办法……」
  一边说着,他的大掌一边已经暗示性地抚上了她挺翘的圆臀……

  小人儿眼泪来得快,去得也快,长睫上残留着泪珠,俏脸带着一点委屈,惹人爱怜。她被他的邪肆话语和动作给唬得不敢动弹,只乖乖地在他怀里僵硬成一小团,任他大掌隔着她的衣物侵略她的娇嫩之处,呼吸愈来愈急促……

  「离儿,帮我……」男人被毒性和情欲所迷,此刻显然已经再也无法克制了,他似诱哄又似乞求,再次提醒了她决意留下来的目的。

  念离着实羞恼。她只觉自己已经尝试着做了许多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但这男人却还在语声暧昧地央她……

  他,他想要不会自己来麽?她脸红地想。她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难道还要她自己宽衣解带压到他身上去……「帮」他?以前他不是都像个粗鲁的暴君,不管不顾她的感受想要就硬来麽?今日明明身子有异,反而还软声央求她的「帮助」。

  看来她的男人,还真是个变幻莫测的性子呢……

  此刻的念离哪里知道,楚君漠因为之前对她的伤害,哪里还敢硬来,苦苦压抑着蛊毒侵蚀的痛苦,用最後一丝理智克制着自己随时破闸而出的暴虐欲望!
           第03章、激爱狂野(高H)

  「君漠……」念离紧张地咬了咬嫣唇──虽然羞恼,然他的体温实在灼热异常,不能再等了!

  「抱我。」

  这两个字一出口,她知道自己今夜,是绝对没有逃跑的余地了。

  男人发烫的大手还在她挺翘臀儿上流连,一得这两个字,蓦地颤抖得更加厉害。

  「铛──」的一声,另一只手里的小瓷瓶不经意间已经滚落开去,男人在美人儿倾情的「邀请」之中忘记了一切。如墨的长发倾洒下来,俊美容颜瞬间再次罩住了念离羞怯的粉颊,高挺鼻梁抵上她微翘的鼻尖,薄唇封住了吐出诱人字句的小嘴……

  唇齿纠缠的香甜滋味,在封闭的石室当中氤氲开来。男人修长的手指一边继续着爱抚,一边轻轻用力,小人儿下身的亵裤已经不知不觉间翩然落地。

  微微的凉意袭上腿间,美人凝白的雪肤上不知是因那寒玉床上散发开来的寒意还是因为心内紧张,泛起了一层细细的小颗粒。

  「君漠……」等他的唇瓣离开她的,除了继续用娇柔的嗓音唤他的名,她不知该如何自处。

  此时的她,身上只剩下一件兜衣和一件薄薄的夏衫而已。而那薄衫之下没了亵裤,无法再完全遮掩住她光洁诱人的雪白大腿,只勉强藏住她粉嫩的雪臀和腿间私处而已。

  楚君漠此时像个急红了眼的猎人,大掌一把托起她翘嫩的臀儿,将小人儿的下体压在自己昂扬的阳具之上。

  他那麽高大,她在他怀里显得如此娇弱,被他托举得一只脚儿离了地,更加只能紧张地靠在他的胸膛上,任他索求。

  男人被她的柔弱和乖巧引发了更多的占有欲,将她一条细致腿儿举得更高,他怒张的欲茎已经抵在她腿间光洁柔嫩的肌肤之上,硕大的伞端微微移动,找到那两片娇弱花瓣之间细细的裂缝,而後,沈沈用力……

  「嗯……」她发出闷闷的小声痛呼,被那巨硕入侵的感觉好强烈,令她无比清楚地意识到,男人身上那样坚硬巨大的东西,正一点一点撞开她的身体,霸道地深插进她从未被其他任何人入侵过的私密甬道。

  虽然全心想要接受他,但是念离的体内仍然非常干涩,除了男人阴茎上还带着她舔弄过而留下的唾液之外,两人结合的部位实在不够湿润,不足以令男人开始肆无忌惮的抽插……

  小穴内的嫩肉儿已经许久没有承受过男人的粗硕,此时被撑开到了极限,粉嫩的小小裂缝之间被迫吞下了男人大半粗长的阴茎,看上去好不可怜!

  「唔……」他还在往她体内深处插入,然她觉得自己已经被扩张到了极限……贝齿咬住了嫣唇,她不想自己忍不住发出什麽声音而破坏了男人「入侵」的兴致。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这样柔柔弱弱的、美眸中雾气不自觉翻腾的绝美女子,勾起的却是男人愈加狂野的情欲!

  原本两人都是站着,高大的男人可能是嫌娇小的她生涩又笨拙,不懂如何配合,忽而一把将她的身子压到了石室厚实的墙壁之上!

  「啊……」

  小人儿细瘦的背部被重重撞上墙壁,同时间男人已经插在她体内大半的阴茎狠狠地撞进了她嫩穴儿的最深处,硬是将粗长的巨硕尽情深插到了底!

  「呜……」美眸中的泪光霎时又变得迷蒙起来。在泪雾之中,她看见男人欲望深沈的碧眸正盯着彼此结合的部位,看着她的粉嫩隙缝是怎样将他的粗大阴茎给吞没进去的……

  念离的脸涨得通红,心里有点点苦涩,还有很多的甜。

  她为自己不懂如何更好地取悦他而有些失落,但是更为自己此刻能够接受下全部的他而「欣慰」……她真的,是很可笑吧?

  是不是当女子爱上一个夺去她所有心魂的男人,就会变得这般的痴傻?
  什麽都可以不计较,只要这个男人还抱着她,将自己嵌入她的身体……
  一插到底之後,男人许久没有动作,也不知他还在迟疑些什麽。

  念离却伸出纤细的胳膊,环上他的颈项,主动将自己的腿儿打得更开,悄声在他耳畔甜蜜地低语:「君漠,要我……」

  碧眸被黑发掩住,使她看不清男人眼中慑人的魔魅光芒,也不知自己脱口而出的「要求」有多诱人发狂……

  而下一刻她便明白了。

  因为男人回应她的如兽般狂野的一阵强势冲撞!

  楚君漠将念离的身子紧紧地按在墙面上,无处可避的她只能任由他粗大的阴茎猛力抽出後,再狠狠地插进她的身体里,一次次撞开她紧小的花径,在她稚嫩的甬道里狂肆地律动抽插!

  「啊……嗯……」

  一次次插进她体内的他的硕大,显然令她有些无所适从,而这高大俊美的男人与娇小的她之间力量的悬殊落差,在这阴阳交合之中更加明显──他的狂猛冲撞使得她的身子承受了太多的力道,娇嫩粉臀承受了男人一次次强力的撞击,背部嫩滑的肌肤甚至被不甚光滑的墙壁磨出了红痕……她却仍隐忍着不想让他停下。
  「君……啊……」她娇柔的呼唤被他勇猛的顶入带来的强烈冲击给湮没。她好痛,但是她心甘情愿。

  「离儿,离儿……」

  一直沈默在情欲之中的男人忽然发出了喃喃低语,唤着她的名,伴随着对她娇穴儿狂野的撞击,像是要捅穿她身子一般的勇猛冶浪!

  鲜血,一丝丝的从两人交合的地方渗了出来。

  然而他们彼此都没有发觉。

  念离被楚君漠的狂野弄得下体麻木,痛意伴随着被扩充涨满到极致的微妙快感,让她意识有点涣散。

  阴道被撕裂的痛苦,也似乎被她心内的柔软体贴给掩盖了。

  男人也是浑然不觉。快到了激情癫狂的关头,他将念离两条腿儿都分到了极限,把她的臀托得更高,使得她整个人都离了地,不得不膝部弯折,把脚儿勾在他劲瘦的腰身之後,他开始了最後一波的狂插猛抽!

  「嗯啊……啊啊……」

  她情不自禁地娇吟,任他的粗大阴茎一次次要戳穿她身子般捅进她的花心……

  身子是酥麻的,她的心,也被这太多的冲击弄得纷乱。

  「啊……君漠……」在他撞进她温暖的小小子宫里,霸道地射满她所有的空隙之时,她仍是轻声地,温柔地唤了他的名,就埋进他的怀里,安心地闭上美眸休憩。

  他的精液那麽烫,那麽浓,那麽多,一股股地射满了她的身子!

  他轻轻一动,那白浊又从她体内沿着他粗硕的阴茎周围满溢了出来,发出邪恶的「滋滋」声……

  淫靡的画面,印证了在这狭小的封闭空间之中,刚刚发生的一场狂热性事。
  一直到他从她体内抽出粗长的阴茎,失去堵塞的白色精液随着点点腥红缓缓地滴落於地面,男人才如梦初醒!

  他将念离的臀瓣儿抱在手掌之中,将她无力合拢的腿心举得更高,俊美的面容低垂,将那她的私处看得清清楚楚──光洁粉嫩的两瓣阴唇被撞击得非常红肿,而同样被他干得红肿的两片小阴唇看上去更是娇艳欲滴,小得可怜的蜜穴儿因为被他的粗硕撑开得过久,仍然没能完全闭合,而伴随着他的浊液从她穴口流出来的,竟还有……她的鲜血!

  「砰──」

  厚重的石壁被男人一拳就砸出了四分五裂的裂缝,紧接着那些细小裂缝蓦然变大,瞬间墙壁上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缺口。

  「君、君漠?」念离原本已经疲惫虚弱得意识不甚清晰,此时被男人的怒气吓了一跳,不安地想从他怀里下来。

  他却不肯放手,反而将她抱得更紧。

  「离儿,我真该死!」

  被蛊毒折磨的痛苦暂时随着欲望发泄殆尽,然而,又一次伤害了这温柔动人的小人儿,却是不争的事实。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小人儿却娇声地安慰道,「不要责怪自己,只要……只要你没事就好。」

  男人的心蓦然柔软,碧眸幽幽,像是要将她绝美容颜刻进自己的心里。
  「笨女人……」越来越觉得这个称呼很适合此时完全纯白如纸的小人儿,还带了他无数疼惜之意,掺了化不开的纠葛和爱意。

  最终,沈沈地叹息一声,将这纯净善良的小东西搂在自己怀里,小心翼翼。
  这是他的小解药。是落入他生命的美丽精灵。是他最心疼的,爱人。

           第04章、密室欢爱上(慎)

  楚君漠把念离抱到了室内唯一的寒玉床之上。

  那寒意太逼人,不是她的身子能受得了的。男人用了股内力,将那彻骨的寒气暂时驱散。所以当念离坐上去的时候,不仅不觉不适,反而感到了微微的暖意。她低垂眼睑不好意思看他,脸上羞赧之意那样动人。

  楚君漠把娇弱的她放下之後,立即又去查看她腿间的伤处。

  这下念离更加羞得粉脸绯红,可是无力的双腿哪里抵得过他的蛮力,最後只能任他掰开了一双雪白修长的细腿,细细观察着她光洁粉嫩的羞耻之处。

  然後男人碧眸中的神色变得愈来愈怪异。

  此时的楚君漠神智暂时有所清醒,然而体内的蛊毒依然没有轻易放过他的意思──石室内男女交欢後的特殊味道依旧浓烈,与那不安分的蛊毒一起,撩拨着他的情欲。再加上美人在怀,欲语还休,更加挑起男人未褪尽的欲望。

  然而,看着小人儿腿间可怜兮兮的染血花穴,看着自己粗鲁侵犯留下的证据,他怎好再肆意满足自己的「兽欲」却累她受苦呢!

  说起来,男人像他这样的应该算是很失败吧?欢爱时只有自己在野蛮掠夺在享受,身下的小女人却得不到欢愉,反而还要受伤,就像是被人强暴了似的……如果换了他是念离,定然不理他是对的。

  为自己少得可怜的性技巧默哀的同时,男人余光一瞥,这才发现之前被忽略了的那只小瓷瓶──被开了封却又转瞬就被丢掉的小瓶子,正委委屈屈地躺在地上,默默指控着男人只顾「发情」却不理会它的「感受」……

  手掌一翻,小瓷瓶自动从地上飞起,落入了男人的手心。

  还好里面装的并不是液体,不然早洒了大半。楚君漠将那小瓶子倒竖起来,看着一股微显粘稠的晶莹膏状物从瓶口倒流出来,缓缓落入他另一只手掌心。
  清幽的香味飘散开来,他把那剔透的呈现淡淡薄荷绿的药膏细细揉开,然後不容小人儿抗拒地硬是涂抹了好多到她的私处!

  在男人霸道的举动之下,念离只能无可奈何地大张着双腿,任由男人在她最羞人的地方揉来拭去……

  那药膏被热气化开之後就变成了薄薄的液状,清清凉凉覆盖住女子的花户。
  花穴里残留的血丝都已被化去,本就光洁的耻丘瞬间就被那神奇的药膏「清洗」得干干净净,红肿的花唇也渐渐恢复了许多,粉粉嫩嫩的花瓣沾着淡淡的晶莹又粘稠的液体,显得好不动人!

  「嗯……」被男人那样火热的目光盯着,最私密的地方还在他的指间被轻轻揉捏着,念离耐不住发出了压抑的娇吟。

  「离儿,好点了麽?」将药膏全都涂抹均匀之後,楚君漠盯着念离的娇颜,问着她的反应。

  念离哪里说得出话来,只红着脸点点头──那清凉的药膏使得下身敏感处感到阵阵的凉意,原先的胀痛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愈来愈强烈的酥麻,甚至是一种隐约的瘙痒……

  看着美人娇羞的模样,再看自己再次高高抬头的阳物,楚君漠眼眸中化去不久的氤氲欲火又一次弥漫开来,而且这一次竟然显得更加急不可待!

  於是男人顺手又倒了大半瓶的药膏到自己手上,然後握住自己硬挺不堪的阳具上下套弄起来──在念离羞怯又讶异的目光中,楚君漠竟然「表演」起了自渎的动作──那坚挺的肉棒在男人自己的手中越胀越大,薄薄的包皮一次次被推上推下,粉红色的硕大龟头一次次完整地暴露在空气之中,暴露在她的眼前……
  看着自家男人再次变成「欲火焚身」的样子,念离被惊吓到了──这才多久,竟然又……而且这一次,他似乎不怎麽「需要」她了?

  ……

  还没等她胡思乱想出个什麽头绪来,一番自慰之後反而更加胀痛难忍的男人,却已一手抓过她一条纤细腿儿,一手握住那根胀硬的粗大阳具,将那吓人的肉茎又一次抵住她的娇穴,研磨着使劲往那细小的穴缝里面插……

  「啊……」

  刚刚才被肆虐过的花穴仍是费力地才能吞下那粗大,念离轻吟着,摆动着纤腰,努力让自己的臀儿不至於被那肉棒的冲击撞得往後移去。

  有了那清凉药液的润滑,这次肉棒的插入明显顺利了许多。而且,不知是不是那晶莹的药膏起了特殊的作用,念离觉得自己花穴里阵阵的瘙痒的感觉兴起,从隐隐约约变成了越来越灼热的空虚……

  「嗯……君漠……」

  她无意识地唤着他的名,感受着再次被撑开填满的饱胀与充实,同时又好像在哀求他更用力摩擦去她的空虚。

  「离儿,痛麽?」

  男人还勉强留下一丝的清明,轻柔地吻了吻她的脸,大手握住念离未褪尽的衣裳下圆润丰盈的凝乳,缓缓揉搓着,同时下身肉棒开始了缓慢又沈重的抽送……

  「嗯啊……没……啊……君漠……」

  痛好像是不见了,可是她的身子愈来愈怪,感觉被男人的肉棒磨得越来越热,穴儿里头越来越湿……他原先射在穴里面的灼热精液,混合着清凉的药膏汁液,把她的小穴弄得湿淋淋的,再被他那麽大的坚硬肉棒一插一搅的,两人结合处变得愈来愈黏腻,也越来越湿滑。

  「离儿你里面好像变湿了……」

  楚君漠伏下身去,隔着薄薄的衣料轻咬念离的乳尖儿,惹得美人儿身子愈加酥麻;而他不知有意无意的邪肆话语,也逗得她小腹一热,大股的蜜汁从穴儿的深处涌了出来,淋到男人肉棒的巨大蘑菇头上,像是鼓励着他更勇猛的抽插!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