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异星配种】(下册)(16)【作者:炙莳韰9
字数:717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下册】第十六章代价01

  「可是末末说不会的。」蜜雅很是无辜的回答,而她如此亲密喊着「末末」,让弗德烈更头大了。

  「它说不会你就信?」

  弗德烈一个字一个字,字正腔圆地问道,蜜雅有些胆寒的点了点头,然後突然捧起弗德烈的脸开始狂亲他,一边亲着他的脸一边撒娇道:「真的不会怎麽样,末末好可怜,它独自待在这里好久了,还要躲避追杀真的很辛苦,你就不要生气了嘛!」

  这时候弗德烈终於想到,末果恐怕利用了心灵记忆交换的能力,直接将过往情绪与记忆传送给蜜雅,才会在这麽短的时间内打动她。蜜雅的超智能力虽然已经有一定程度,但因为一直在他保护下,对外界事物戒心并不强,也难怪她抗拒不了末果的请求。

  即便如此,弗德烈依然是怒气难平,为此蜜雅更是起劲的拼命吻他,小手甚至不安分的向下游移,抚摸他的胸膛,渴望他更进一步的动作。

  弗德烈猛然制住了蜜雅的双手,用着难得严肃的口气问道:「还有什麽事情瞒我,你想让我在这要了你吗?」

  蜜雅无辜眨的眼睛,弗德烈的语气沉了下来说道:「它需要的不只是母体,还需要雄性精子以获得最多的基因交换?小蜜雅竟然想帮它到这种地步。」
  弗德烈一下就揭穿了她最心虚的事情,忍不住开始在他胸前画圈圈说道:「人家想……反正我们天天都,嗯呃,天天……」

  「我不喜欢被利用。」

  「弗德烈……」蜜雅简直要哭出来了:「拜托你嘛,人家很少求你的,之後你要怎麽样我都答应你嘛。」

  无形的触手突然扣住蜜雅的手脚将她腾空抓起,被迫离开弗德烈的怀抱让蜜雅有些无措,弗德烈伸出了手指,从蜜雅胸口一路轻轻划到她的小腹,只见他手指划过的布料,如同被利刃切过般裂开,让她的肌肤隐约裸露而出。

  弗德烈低下头舔着蜜雅双乳间的沟壑,低声叹道:「什麽都答应?小蜜雅……那我们试试早期米拉人发情期那样的生活如何?刚好有个山洞……」

  蜜雅一想到整个月被关在山洞里,除了交媾外什麽都不做的发情期,立刻脸色大变,结结巴巴地说道:「这样好像……有点……太过激烈?」

  弗德烈轻笑出声:「嗯哼,激烈?小蜜雅答应末果事情时,就没想过对我来说太激烈?」

  在他说这句话的同时,蜜雅整个人已经被带入了山洞里面,无形的触手已探入她的双腿之间,肆无忌惮的玩弄她那柔嫩敏感的花瓣,蜜雅又羞又急的想要并起双腿,但这个动作当然是徒劳无功。

  「弗德烈……啊啊……」

  在蜜雅想哀求拒绝的同时,弗德烈已经直接撕开了她的衣服,一口咬上她乳尖颤抖的嫩蕊,弗德烈向来是很温柔的,即便他并没有咬痛蜜雅,但这种动作对蜜雅来说还是非常刺激。

  「不是说什麽都答应吗?」

  弗德烈有些泄愤似的故意将蜜雅双乳乳尖往旁侧拉去,柔软的双乳因此变形,敏感的乳尖受到刺激更为肿胀,弗德烈将脸埋入了蜜雅的小腹,用着舌头轻舔她可爱的肚脐眼,让蜜雅酥痒难耐,娇喘出声。

  「可是一个月……太超过了。」

  「……太超过了?」

  弗德烈将全身只剩下鞋袜的蜜雅,放在落地的衣服之上,但他的脸依然是埋在她的小腹之上,并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情绪,低声说道:「小蜜雅现在肚子里装的家伙就不会太超过?说全部都是我的,现在里头却装着别人家的孩子。」
          【下册】第十六章代价02

  弗德烈制住了蜜雅的手脚,让她只能大张双脚微微後仰着身体,无助接受他的进犯,即便她心中有些紧张弗德烈会生气到伤害末果,但她又很清楚的知道弗德烈不会伤害她,不争气的身体因为他的玩弄而燥热,习於承受巨虫的花穴,也兴奋的微微渗出蜜汁。

  「那……那又不是人家偷生的,只是末末需要帮忙而已。」蜜雅一边慌张的解释,一边又为自己没志气的身体面红耳赤。

  弗德烈趴在她双腿之间,有些狂暴的舔噬啃咬她小腹的肌肤,让白嫩的肌肤上烙上淡淡红印。蜜雅双手被綑绑高举在头上,头发有些凌乱,弗德烈抬头看到她的样子,一手温柔的帮她抚去额角的发丝,一手却探入了她那颤抖的花穴之中。
  「我也很需要帮忙……」

  弗德烈的声音丝滑若绸,在蜜雅下身的手指,却恶劣的在蜜穴中搅动起来,无形的触手放肆的揉捏蜜雅的双乳,挑逗她全身的肌肤,并抬高她的腰肢,恣意拍打她的臀部。

  只见雪白的肌肤上,处处都是暧昧的红痕,蜜雅又羞又窘张口想拒绝,一连串的吟哦却难以压抑的从口中溢出。

  弗德烈插入了的二根手指,不停在按压摩擦媚肉敏感蕊点,无形的触手也细细的探入了蜜雅的菊穴之中,触手隔着菊穴与花穴间的肉膜,与弗德烈的指尖同时玩弄着相同的地方。

  「呃……啊啊……弗德烈……这样很奇怪啊……啊啊……」

  花穴涌出了大量的蜜液,彷佛是想要浇熄被玩弄之处燃起的火焰,但在此同时,无形的触手以螺旋方式前进,攀上蜜雅的双乳与双腿,在亵玩蜜雅双乳的同时,她的双腿也完全被制住,让她毫无抵抗之力,只能承受聚集一处的强大快感。
  快感锐利的彷佛刀尖,蜜雅感觉自己双穴间的肉膜会被桶穿,但偏偏触手却拉直了她的腿让她颤抖着不停流出蜜汁,小巧的脚趾卷曲而起,想要抗拒这样的快慰却徒劳无功,只能不停痉挛着感受着身体的堕落。

  「咿……弗德烈……不行啊啊啊……会破掉会破掉啊啊啊……」

  当弗德烈探下头来一口咬住蜜雅花穴上肿胀的花核时,媚穴立刻喷出了大量的潮汁,这些汁液几乎都进入了弗德烈的口中,少数顺着他那弧形优美的唇角流下,在逆光山洞中,带着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的魅惑。

  弗德烈有些意犹未竟的舔了舔唇,而後温声开口道:「小蜜雅的身体是我的、灵魂是我的、快乐的蜜汁是我的、子宫也是我的,说什麽都答应我,结果却欺骗我……既能有力气帮末果,为何不想想怎麽帮帮我呢?」

  弗德烈的语气虽然平稳如昔,却让蜜雅浑身滚烫,话语中那撒娇似抱怨的意味,是很难得由弗德烈口中听到的。蜜雅全身泛红不知所措,弗德烈则用双手扶住她的纤腰,并挺起张牙舞爪的巨虫,在她汁水淋漓的花穴之前磨蹭着。

  早已经习惯被疼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摆动腰肢渴望巨虫的侵犯,蜜雅又羞又急的别开视线咬住下唇。她不能否认心中的渴望,却又怕弗德烈因为不悦探的太深,会影响她子宫里的末果,更害羞末果会知道他们激烈的交媾。

          【下册】第十六章代价03

  即便末果说了它进了她体内之後,便会陷入沉睡直到被生下为止,不过或许因为弗德烈刚才那些话,蜜雅对於肚子里头怀着末果,终於有了比较异样的感受。
  明明应该正怀胎的她,正张大双脚渴望弗德烈的侵犯,如果末果依然有意识存在,她所有羞耻的事情,它便会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些细微的想法让她更为敏感,使得弗德烈下身的巨虫加倍使她难以正视。

  即便闭上眼睛,她也可以描绘出巨虫狰狞的模样,粗硬炽热的虫身、深深的螺纹与弹动肉刺,日日夜夜带给她无限的欢愉。花穴因为方才的刺激不断收缩痉挛,她害怕巨虫侵犯的太深,但又渴望他如平日一般狠狠进到深处。

  偏偏弗德烈却不愿意马上进入她,巨虫的顶端研磨着她的下身,一圈一圈刮搔着层层媚肉,极为恶劣的折磨蜜雅,每当她难以遏抑的挺动腰肢想要迎合,弗德烈便会微微後退,并用着炽热肉茎拍打蜜雅的花核与幽谷。

  同时间,菊穴中的触手开始前後激烈的进出,触手并未将菊穴撑的很满,但却不断刺激菊穴的开阖,并隔着当中的肉膜拼命刺激着花穴,带给蜜雅异样的快感。

  「……弗德烈……」

  蜜雅不由自主发出呻吟,巨虫拍打的力道不大,却足以刺激她每一寸敏感的神经,肉刺挑开花办轻搔着嫩肉,牵起晶莹蜜汁,而她下身的花穴因这样的挑逗而鲜红,颜色艳的彷佛要淌出血来。

  拍击的声音与蜜雅的娇吟在山洞中交织响起,被花蜜沾湿的巨虫,看起来格外狰狞而激动,弗德烈挺动着腰肢,忽前忽後着勾引着花穴喘息开阖,被制住手脚的蜜雅,即便渴望也没有办法让弗德烈进入她。

  弗德烈向来都很娇宠蜜雅,平日都会在充分挑逗她过後,进入她让她满足,但这一次,弗德烈不但恶劣的拍击蜜雅,让她身上粉印点点,还迟迟不进入他,只是若即若离看着她陷入情慾之中无法自拔。

  「……弗德烈……拜托你……求求你啊……」

  蜜雅通身酥痒难耐,扭动腰肢哭喊道,在弗德烈调教下,饱含艳媚气息的她,雪白的肌肤散发的淡淡粉红色,头发散乱,眼中氰氤着情慾,双手双脚被无形的触手狠狠绑住,让她看起来无助却又诱人无比。

  如果是平常的弗德烈,早就会开始占有她、攻略城池,但今天他却不为所动,徘徊在外,轻声说道:「小蜜雅要求我什麽?说了子宫是我的,现在却给末果了……」

  「对不起……对不起嘛!子宫……子宫还是弗德烈的,只是借几天而已……啊啊啊……」

  弗德烈猛然挺入蜜穴当中,蜜穴内的媚肉欢快的紧紧绞住那炽热的肉器,逼迫巨虫给予她更多的侵犯,蜜雅的大腿不断打颤,想要夹起好让他探到深处,可是无形的触手将她紧紧制住,让她只能承受这种缓缓进退间的折磨。

  「借几天?」

  弗德烈的声音深如暗夜,让巨虫在花穴中浅浅抽动,继续低声说道:「那这几天,我就不能进到最深的地方,尽情享用小蜜雅了……明明说是我的,做这种决定前却不问我吗?」

          【下册】第十六章代价04

  「对不起嘛……是人家不好,你别生气……」

  蜜雅拼命向弗德烈娇声哀求,弗德烈低下头来凝视着她,蜜雅闭起双眼奉上自己的唇,弗德烈并没有拒绝这个吻,温柔的与亲吻了她一会儿後,终於松开了蜜雅的手脚。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蜜雅那双白皙的长腿立刻勾上了弗德烈的腰际,而双手也搂住了他的脖子。只见她整个人攀在弗德烈身上,扭动着腰肢想要让巨虫探到深处,而弗德烈则坏心的动也不动,感受她难得的主动奉献。

  蜜雅其实已经被弗德烈挑逗的全身无力,颤抖不已,即便蜜穴已经十分湿润,但以她微薄的力气,实在很难让巨虫前进几分。

  此时蜜雅的双眼已经失焦,媚肉开阖咬着炽热的肉棒,竭尽所能想将这孽根点滴吞入却徒劳无功,她渴望弗德烈疯狂的抽捣她,让她欲仙欲死,可是偏偏他却让她卡在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

  「……弗德烈……给我……」

  蜜雅如此低声哀诉着,弗德烈却用着温柔却有些事不关己的语调说道:「给什麽呢?捣开小蜜雅子宫口,把小蜜雅操上天去吗?」

  弗德烈一边说着一边浅浅的抽动着,如此进退折磨,捣的她淫蜜直流却无法满足,她无力的仰起头拱起腰呻吟道:「啊啊……弗德烈……别这样啊……」
  「……别那样?」

  弗德烈轻声问道,他的口气带着甜蜜的询问,蜜雅则觉得自己快疯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希望哪样。习惯被他狠狠捣穿的自己,当然是渴望弗德烈狂暴的占有,但子宫里有末果的她,又怎麽能祈求那邪恶的巨虫大举入侵。

  弗德烈闭上眼睛,让巨虫在蜜雅体内摩擦刮搔着,同时吻咬着蜜雅的脖子,彷佛是想将蜜雅啃噬殆尽。蜜雅全身酸软无比,缩卷起脚趾拼命想要克制情慾却难以克制,终於忍不住啜泣起来道:「弗德烈……给我嘛……求求你给我……啊啊啊……」

  见到蜜雅的眼泪,弗德烈终於又再挺进了一点,虽然他并没有将巨虫送到最深处,但那强大的力道却让蜜雅的身子颤抖不已。此时蜜雅双手紧紧攀住了弗德烈,十指因为难忍的情慾陷入了他的双肩,弗德烈猛然抽出巨虫又再度捣入,让花穴溅出大量的蜜汁,而蜜雅也娇吟出声。

  「弗德烈……好棒啊……给我……呃……啊啊啊……」

  花穴内的媚肉如活物般,紧紧缴着巨虫最脆弱的部分,好让它狂暴的给予更多,蜜雅媚眼如丝,粉唇边带着一丝晶莹唾沫,她扭动着腰肢,拼命迎合弗德烈的动作,感受着那让她下身足以融化的快乐。

  现在的她与之前羞涩的模样截然不同,彷佛从骨子里透出酥媚,就算是女性恐怕也难以抗拒,面对蜜雅这般模样,即便是自控力极强、有意要惩罚蜜雅的弗德烈,也忍不住紧紧扣住蜜雅的下身,开始快速摆动自己精壮的腰臀,让巨虫痛快的开始抽插那淫荡的肉穴。

  啪啪啪啪的肉击声在山洞中响起,蜜穴痉挛开阖,绞住巨虫每一寸邪恶的炽热,蜜雅忍不住喘息着感受着这好不容易到来的风狂雨急,却又觉得不够满盈,因为弗德烈只在她花径的前头肆虐,迟迟未进到她肉壁贪婪的深处。

  「……唔……再深一点嘛……弗德烈……啊……」

          【下册】第十六章代价05

  「对不起嘛……是人家不好,你别生气……」

  蜜雅拼命向弗德烈娇声哀求,弗德烈低下头来凝视着她,蜜雅闭起双眼奉上自己的唇,弗德烈并没有拒绝这个吻,温柔的与亲吻了她一会儿後,终於松开了蜜雅的手脚。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蜜雅那双白皙的长腿立刻勾上了弗德烈的腰际,而双手也搂住了他的脖子。只见她整个人攀在弗德烈身上,扭动着腰肢想要让巨虫探到深处,而弗德烈则坏心的动也不动,感受她难得的主动奉献。

  蜜雅其实已经被弗德烈挑逗的全身无力,颤抖不已,即便蜜穴已经十分湿润,但以她微薄的力气,实在很难让巨虫前进几分。

  此时蜜雅的双眼已经失焦,媚肉开阖咬着炽热的肉棒,竭尽所能想将这孽根点滴吞入却徒劳无功,她渴望弗德烈疯狂的抽捣她,让她欲仙欲死,可是偏偏他却让她卡在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

  「……弗德烈……给我……」

  蜜雅如此低声哀诉着,弗德烈却用着温柔却有些事不关己的语调说道:「给什麽呢?捣开小蜜雅子宫口,把小蜜雅操上天去吗?」

  弗德烈一边说着一边浅浅的抽动着,如此进退折磨,捣的她淫蜜直流却无法满足,她无力的仰起头拱起腰呻吟道:「啊啊……弗德烈……别这样啊……」
  「……别那样?」

  弗德烈轻声问道,他的口气带着甜蜜的询问,蜜雅则觉得自己快疯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希望哪样。习惯被他狠狠捣穿的自己,当然是渴望弗德烈狂暴的占有,但子宫里有末果的她,又怎麽能祈求那邪恶的巨虫大举入侵。

  弗德烈闭上眼睛,让巨虫在蜜雅体内摩擦刮搔着,同时吻咬着蜜雅的脖子,彷佛是想将蜜雅啃噬殆尽。蜜雅全身酸软无比,缩卷起脚趾拼命想要克制情慾却难以克制,终於忍不住啜泣起来道:「弗德烈……给我嘛……求求你给我……啊啊啊……」

  见到蜜雅的眼泪,弗德烈终於又再挺进了一点,虽然他并没有将巨虫送到最深处,但那强大的力道却让蜜雅的身子颤抖不已。此时蜜雅双手紧紧攀住了弗德烈,十指因为难忍的情慾陷入了他的双肩,弗德烈猛然抽出巨虫又再度捣入,让花穴溅出大量的蜜汁,而蜜雅也娇吟出声。

  「弗德烈……好棒啊……给我……呃……啊啊啊……」

  花穴内的媚肉如活物般,紧紧缴着巨虫最脆弱的部分,好让它狂暴的给予更多,蜜雅媚眼如丝,粉唇边带着一丝晶莹唾沫,她扭动着腰肢,拼命迎合弗德烈的动作,感受着那让她下身足以融化的快乐。

  现在的她与之前羞涩的模样截然不同,彷佛从骨子里透出酥媚,就算是女性恐怕也难以抗拒,面对蜜雅这般模样,即便是自控力极强、有意要惩罚蜜雅的弗德烈,也忍不住紧紧扣住蜜雅的下身,开始快速摆动自己精壮的腰臀,让巨虫痛快的开始抽插那淫荡的肉穴。

  啪啪啪啪的肉击声在山洞中响起,蜜穴痉挛开阖,绞住巨虫每一寸邪恶的炽热,蜜雅忍不住喘息着感受着这好不容易到来的风狂雨急,却又觉得不够满盈,因为弗德烈只在她花径的前头肆虐,迟迟未进到她肉壁贪婪的深处。

  「……唔……再深一点嘛……弗德烈……啊……」

          【下册】第十六章代价06

  他每次的力道都极大,撞击着蜜雅彷佛是无力的娃娃般起落,体内抽搐的媚肉一片泥泞,本来透明的爱液也被搅成淫糜的白浊,蜜雅浑身淌出汗水,无力的喘着气,承受着弗德烈带来的一切,而弗德烈则轻声诱哄道:「……小蜜雅让末果出来,就可以被操穿。」

  虽然蜜雅因为渴望弗德烈到近乎崩溃,但听到了这一句,还是楞了一下而後抽泣道:「……弗德烈……别这样嘛……我……我是没有弗德烈活不下去的荡妇,但是末末没我的话……这一次……答应我嘛……」

  弗德烈凝视着蜜雅没有答话,通身的情慾如蚁啃噬着蜜雅的理智,让她几乎要崩溃,但她只是拼命忍耐着不让自己哀求弗德烈。

  在蜜雅几乎要崩溃之时,弗德烈终於伸手抚开她脸上汗湿凌乱的发,低声说道:「小蜜雅是我专属的荡妇,而我则是小蜜雅的俘虏。」

  蜜雅还来不及消化这句话,弗德烈又再度捣入她痉挛的媚穴,这一次是扎扎实实的占有,即便没有贯穿蜜雅的子宫,却给蜜雅带来满盈的欢快。

  「……呼啊……弗德烈……啊啊……好棒啊……弗德烈……」

  蜜雅不懂为何同样是被捣弄、同样没有被插入子宫的激烈,感觉差距却如此之大,方才是让人崩溃的折磨,而现在则是让人发狂的美快。一波一波的高潮由巨虫所到之处喷发而出,她的双腿无助的高抬又落下,接着就被无形的触手拉高悬空,好全然承受弗德烈邪恶的抽捣。

  弗德烈闭上眼睛感受着蜜雅湿热的痉挛,身出手来有些用力的揉捏着蜜雅的双乳,玩弄她坚硬挺立的乳尖,声音如夜般幽深:「该拿你怎麽办呢?小蜜雅……」

  在欢愉之中的蜜雅,即便听到弗德烈这句叹息,却因为狂暴的快感来袭而无法回应,弗德烈在抽捣了无数次之後,终於向深处射入了大量的媚药。

  蜜雅浑身战栗的感受那浸入四肢百骸的快感,她以为弗德烈今天会到此为止。岂料弗德烈却抱起了她,让她翻过身来,将那沾染淫糜浊液的巨虫往她的菊穴中捣入。

  「啊……呃……啊啊……」

  还在高潮余韵中抽搐的蜜雅,因这强烈的刺激再次被送上浪头,她不由自主高声娇吟,山洞尽是淫糜的气息,弗德烈这一顶虽然只进去了前半部分,但菊穴因刺激的紧缩,紧紧咬住了巨虫,那绵密紧致的吸吮让弗德烈脑中一阵酥麻,深暗的紫眸也带了渗入迷乱的慾望。

  他完全不能接受末果利用了蜜雅出生,也一心想着要让蜜雅放弃这个念头,过去蜜雅在他身下总是会放弃理智,承受他的慾望与索求,但这次她却一边服软一边央求他,让他狠不下心来拒绝。

  每一次每一次的占有,看似让蜜雅变得没有他活不下去,实际上他很清楚,每一次的交媾,都让他一点一滴的放弃理智,放纵自己的慾望品嚐蜜雅给予他的快感。

  一开始遇上蜜雅时,他还会克制自己,不给超过她负荷的情慾,但随着蜜雅被他调教的越来越能享受交欢,他也越来越不想要控制自己的慾望。他的小蜜雅完全占有了他的心,为什麽他不能尽情的占有她的一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