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江湖风月录】(11修)【作者:梦里人生】
字数:88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四绝剑

  苏明轩纳了美妾,享尽鱼水之欢,不知不觉已过去十多日,到了七月下旬。
  一大早,苏明轩就被仆人请去了书房。

  到了那里,宋老太太,苏越三兄弟和苏明杰、妙玉已经落座,苏明轩赶忙问好坐下。

  苏越见人已经到齐,直接道:「这几日,朝廷的线报和江湖上的传闻多如牛毛,楚王收复蜀地的消息已经坐实。而且已经开始班师回京。」

  「这与我们何干……」

  苏力晃着脑袋,声音洪亮。

  妙玉表情亦是有些疑惑,却没吭声。

  「这……恐怕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宋老太太眉头皱的厉害,「或许比之前的几次浩劫更严重……」

  「这怎么可能?」

  苏明杰忍不住道,「10年前周天子驾崩,北周内乱,而后拥护我们楚王登基,如今蜀国覆灭,可谓是众望所归,天下一统,怎会有什么血雨腥风?」
  苏明轩听了自己哥哥的话,不由嗤笑出声:「大哥,你傻啊!你自己都说了楚王登基,可他既然已经登基了,为什么还叫楚王,而不叫皇帝!我看楚王此次收复蜀地,必然在大胜而归之际,祭天封禅!而各大世家门派怎会如他所愿,一番争斗肯定是少不了的,至于是血雨腥风还是天下浩劫,却要看老天爷了。要是楚王在回京路上突发暴疾,那就一切……一……一样免不了。皇位放在那里总不能空着,有大把想要坐上去的人……」

  苏明轩近一年来从陈紫玉口中知道了许多江湖上的事情,对天下大势也有不少瞭解。

  陈紫玉在江湖上的亲身经历可比苏婷或其他人的道听途说丰富多彩极了。
  那日从衙门见过爹爹以后,回去就和她谈起了楚王灭蜀的事情,没想到今日一不小心就把陈紫玉的分析说了出来,虽然最后一句是自己想到的。

  苏越由一开始的双眼发亮,到表情越来越严肃,到后来脸上又複杂又兴奋。
  看样子,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二儿子变化这么大,以前的顽劣少年,转眼不到一年的时间,竟然已经能把朝廷江湖的事情考虑得如此明瞭.

  宋老太太已经掩饰不住笑意,苏力也咧开嘴笑起来,苏慧则是从头到位的惊讶和欣喜。

  苏明杰和妙玉自然不是愚钝之人,听到苏明轩的话,顿时就开悟了。

  苏越颔首笑着道:「叫你们过来之前,我已经有所考虑。楚王横扫八荒雄踞天下的野心已是路人皆知,我们如今久居长州这偏僻之处,对千里之外的金陵不甚瞭解。事不宜迟,我打算今日就启程返回金陵,一边为明杰筹办婚事,一边做好应对乱局的准备。娘亲、妙玉还有你们两个孩儿跟我一并回去,再带一队轻骑,二弟和三弟和其他人全部留守长州。」

  「大哥,我也要去京城!我好歹也是八窍高手,总不能看着大哥拚命,我却躲在这旮旯里。」

  苏力腾的一下站起来,嗓门大开震的诸人耳朵发麻。

  「坐下,你大哥这样安排,自有他的道理。」

  宋老太太瞪了苏力一眼,「如今局势不明,但是明杰将要大婚,明轩也要说一门亲事,都离不开娘亲和妙玉的操持。而长州府,我们经营多年,也需要人看护。」

  「那就多带些死士亲卫,总是有备无患。」

  苏慧插了句。

  苏越脸上恢复了以往的严肃,用毋庸置疑的语气道:「等我们离开以后,二弟你派遣家仆多带些钱财前去邀月剑派、八荒剑派和万剑门看望你和老三的几个孩儿和他们的师傅长辈,让我苏家子弟不要下山,以免卷入朝廷和江湖风波。三弟,你莫要四处乱跑惹事,一切听从你二哥的话。你们两个在长州也万不可掉以轻心,一旦局势崩坏,什么牛鬼蛇神都会跑出来,尤其是那些历经大劫而未死的左道旁门大佬。若是长州生了大乱子,就不要舍不得,直接丢掉,保住性命才是关键。大不了回金陵祖宅重振旗鼓。」

  苏慧认真地作揖答道:「大哥,我记下了。」

  「大哥,我知道了。」

  苏力也瓮声瓮气地答应了。

  「那就快去收拾准备吧!」

  苏越对这个三弟也是无奈。

  苏明轩才走到门口,「明轩,回来。」

  苏越的一声低唤又让他停住了脚步,带着一脸疑惑的回过头,看见苏越正向他招手。

  苏越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明轩,看得他一阵发毛:「你这小兔崽子,还不老实交代!又打算瞒着我到什么时候?」

  「哦!哈哈,爹,还是您厉害,他们就看不出来。」

  苏明轩笑嘻嘻的,「刚才那些话是紫玉说的,不过最后一句是我自己想的,我就琢磨着要是把楚王刺杀了,不就没事儿了吗?可一想,谁不想当皇帝啊!后宫佳丽三千人,一天换一个不重样的……」

  「你这个小兔崽子……刺杀楚王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出来!」
  苏越气得跨步上前揪住苏明轩耳朵,「我就知道你从小顽劣,哪是一天能改的。不过,我要问的是你何时开了前阴和后阴两处窍穴?你可是偷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不成?那种东西你也不问问爹爹,就敢乱吃……」

  能助人修炼的灵丹妙药奇花仙草多如牛毛,但是绝大部分都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要么挥霍了潜力,以后修行难上加难;要么从此困守于当前境界再无突破可能。

  无怪乎苏越着急。

  「爹……孩儿不该瞒着您……」

  这时候,苏明轩也只能认了,就一五一十的把那日和陈紫玉双修的事情说了出来,反正老爹已经把不受他待见的小妾送给了自己,总不能再要回去吧!「陈紫玉成就了先天……」

  大热的夏天里,苏越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把自个儿的鬍子给拽下来一把,赶紧松手,正色道:「我就知道她不像是寻常女子,果不其然!」

  「爹……你该不会……」

  苏明轩看见老爹那副明明很震惊,却又要装作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很想笑出声来,却又担忧他会以何种态度去对待以前他自己的小妾,而今是他儿子的侍妾。

  「瞧你那眼神,老爹我和她可没有丝毫关系,连她的手都没摸过……」
  苏越忙不迭的解释起来,「如果她以前不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女魔头,早就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长老身份了。」

  「哎呦!爹,你怎么又敲我脑袋。」

  苏明轩很是郁闷的摸了摸脑袋,「我是说紫玉姐又漂亮,又疼孩儿。虽然成了先天,但是从未欺负过我……」

  这下,苏越苦笑不得的看着苏明轩道:「行了,你那紫玉姐都已经是先天宗师了,还怕我欺负她不成。你现在快去请她过来,我有话要说。」

  「好?!孩儿这便去,请爹爹稍等……」

                ◇◇◇

  妙玉从书房出来以后,安排了几个仆妇去收拾行礼,自己则前去寻找苏樱雪。
  见那院门虚掩着,陈紫玉默不作声地窜了进去。

  只见院子里空荡荡的,不见巧儿的身影,亦是不见苏樱雪的影子。

  正要喊出樱雪的名字,就听见屋里面有轻轻的说话声,妙玉起了疑心,见窗户大开着,就轻轻挪了过去。

  只见李兴文和苏樱雪相拥着坐在床边。

  「这么说,都怪李香荷勾引你,你才与她……那个的吗?」

  苏樱雪说到男女之事,羞的垂头。

  「也不怪姑姑,应该怪家主,是他冷落我姑姑在先。也怪我,都是我没有毅力,才会被勾引的。」

  李兴文话锋一转,「没能把童子身留给你,却是对不起樱雪了。」

  「谁要你的童子身啦!讨厌……」

  苏樱雪嘴一嘟囔,话音未落,小嘴儿就被李兴文吻住。

  李兴文原以为苏樱雪会抗拒,谁知却是娇怯地缓缓松开了朱唇,他趁机将舌头探了进去,追逐着香甜的小舌头。

  两人顺势缠抱在了一起。

  过了一会儿,搂抱着的两人已经有些心神迷醉,李兴文将手探到了苏樱雪胸前隔着薄薄的抹胸将一只乳房握在了手中,又怕美人生气,只敢轻轻抚摸,柔声道:「樱雪,这些日子你不见我也不理我,天天去找苏明轩那个浪荡少爷,让我心疼死了。我真不知道没有你我会怎样?」你现在就能知道了!「

  妙玉阴冷的声音突然从窗外传进来,苏樱雪和李兴文两人如遭雷击。

  「娘,你怎么来了!」

  苏樱雪慌忙从床上跳下来,顾不得整理散乱的衣裙。

  李兴文冲进屋里就要拍打李兴文,谁知李兴文已经抢先一步跪到了地上:「我……我想娶樱雪为妻,请娘成全我们俩。」

  苏樱雪被吓得花容失色,已经不知如何是好,见李兴文这么做,更是难堪。
  「做梦……」

  妙玉唾了一口,看着跪在地上不停求情的李兴文和一旁吓得花容失色的苏樱雪,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道:「你和李香荷那些破事还好意思说出来……
  再让我看到你和苏樱雪之间有任何往来,你和你姑姑都得从苏府里滚出去,若是不信尽管试试。「

  巧儿正好从外面回来,撞见火气正旺的妙玉,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你这贱奴,怎么照顾小姐的!」

  妙玉正在火头上,顺手就打了巧儿一巴掌。

  可怜巧儿一个瘦弱的小丫头,稀里煳涂被打了一巴掌,直接跌倒在地上滚了一身泥,顾不得抹眼泪,赶紧爬起来:「大……夫……夫人!」

  可是妙玉已经除了院子,哪看的到踪影。

  「巧儿!你没事儿吧!」

  苏樱雪听见声响,赶紧跑过去看巧儿。

  「我没事儿,小姐你怎么惹夫人生气啦!」

  巧儿咧着小嘴儿,眼泪涌成了珠儿也舍不得哭出来。

  「我……唉……别管我了,快让我看看你伤的怎么样。」

  苏樱雪忙拉开巧儿捂着脸的手,小脸上通红的五指印清晰的要透出紫来,她光是看一下都觉得疼。

  「樱雪,我……」

  这时候,李兴文才从屋里出来,看见主仆二人,不知说什么好,只好低头快步离开。

  「巧儿,我去找刘管事给你要些伤药。」

  苏樱雪急匆匆就往外跑。

  「小姐,我只是个下人……」

  巧儿跟在后面跑到了门口,已经不见自家小姐的踪影。

                ◇◇◇

  「贱妾见过家主老爷……」

  陈紫玉被苏明轩拉着手带到书房,连忙扒开苏明轩的手,笑意吟吟的给苏越行了个礼。

  「快坐……坐,明轩你也坐。」

  苏越一看到陈紫玉就知道苏明轩并未骗自己,陈紫玉确实已经成就先天,虽然还未达到积年先天那种与天地一体的感觉,但是真气内敛浑然天成,举手抬足都充斥着空灵的美感,这源自于先天宗师对自身对真气对天地元气的认识,没有这种境界是模彷不出的。

  陈紫玉也不再推辞,拉着苏明轩坐在了一起:「不知家主唤贱妾夫妇俩,有何事!」

  苏越沉吟了下说:「紫玉来我们苏家已经有些年月,我一直忙于事务,却是没空与你说话,明轩这孩儿有顽劣难驯,倒是让你吃苦头了……」

  「贱妾对武道没什么追求,能在府上安稳生活,总比在江湖上打打杀杀好。」
  陈紫玉看着对自己挤眉弄眼的苏明轩,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和他十指相握,又给了个娇羞带嗔的烟波。

  苏明轩一声不吭,看了看带着笑脸的陈紫玉和抿着茶水的苏越,心中歎道:「这哪是什么谈话……完全就是两位武林高手在斗智斗力啊!」

  「这不是陈紫玉刚来苏家之时,我对她所说的话吗?」

  苏越不禁目瞪口呆,只能干咳几声道:「你那时候所学颇杂,又不甚精通,我才没有传授你苏家剑法真髓……却是怪我有眼无珠,没看出来你竟是块儿璞玉。今日在此,我给你陪个不是。」

  说着,苏越站起来就要向陈紫玉作揖。

  「老爷万万不可如此,折煞贱妾也。」

  陈紫玉真气离体隔空阻止了苏越的动作。

  苏明轩看见老爹的眼神,忙站起来:「紫玉,你便让爹爹好生给你陪个不是,他也就安心了。」

  说完,就见苏越给自己了一个讚赏的眼神。

  苏明轩忙躲到了一旁,总不能佔自己老爹的便宜,待苏越恭恭敬敬对着陈紫玉作了个揖,才回到座位上。

  苏越大度服输,接下来,关系就融洽和谐多了,闲聊了几句,苏越拉着苏明轩,压低了声音,满是欣慰道:「明轩,你倒是有一双慧眼,能将这样绝无仅有的出色女子给识出来。」

  陈紫玉已是先天,苏越再压低了声音,也是听得到,这话完全就是说来给自己听的,只不过苏越拉不开脸面直接说罢了。

  苏越又正色道:「现如今紫玉成就先天,明轩也开了两窍,我便告诉你们一些苏家的秘辛,虽然江湖上也小有流传,但我还是要给你们确认一下。我们苏家有着一柄神兵,因剑中蕴含着四道剑法真意而取名四绝剑。」

  「这是真的啊!我一直以为是谣言呢!」

  苏明轩双眼放光,他自小最喜欢听的就是江湖大侠得神兵、练神功、睡美人、杀仇人最后开宗立派、扬名立万的故事。

  更是对太玄子在东都遇到疑似仙人,得授『称命铜钱』,后来辅佐周朝开国皇帝登基;八荒剑派的第一代掌门被仇人追杀逃进山林,却捡到『天地八荒剑』成就传奇……等等传说耳熟能详,却从未想过苏家真的有一柄神兵,「那我们苏家怎么会这样平澹无奇……」

  「自从千百年前仙佛彻底消失杳无音信以后,仙家遗留下来的神兵宝器不断出世,到如今现于世人的神兵宝器数量近乎半百,不也只有十二巨擘和六大世家闻名天下吗?」

  陈紫玉笑着看向苏明轩,「我等凡人即便执掌神兵,也发挥不出它们应有的威力,往往都是放在祖祠内作镇族至宝,历代家主长老在风烛残年时都会不惜性命强行把毕生功力灌输进去,以维持神兵的力量,到了生死关头才会拿出来。十二巨擘和六大世家真正凭借的是一流的功法和众多的高手还有无数的门人子弟,而非神兵利器。」

  苏越点了点头道:「但是十二巨擘和六大世家所依仗的神功却大多是传承自神兵真意。就比如,我们苏家子弟所习练的剑法和内功心法都是由四绝剑的真意演变而来。只可惜,剑道推演而来的的内功心法并不适合修炼,我们苏家也一直是剑法强内功弱。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些年交好许多门派,将我二弟和三弟的幼子送去名门学习上乘内功。」

  「原来是这样?」

  苏明轩不加思索道:「爹,你不如改修紫玉家传的内功好了!」

  「你这孩子怎么突然又煳涂起来,哪有到了九窍再改修其他心法的。」
  苏越苦笑不得。

  「我只是随口说说!」

  苏明轩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无脑,忙改口道:「我是在想,紫玉或许可以将她突破先天的心得告诉爹爹,让爹少走些弯路。」

  苏越断然否定:「她修情欲之法,我修剑道,虽说是殊途同归,但是却两不相干,甚至还有冲突矛盾之处。她的心得对我而言完全没有借鉴意义不说,反倒会乱了我自身。」

  苏明轩听的一头雾水,就还想问一问,才刚开口,就被陈紫玉拒绝:「郎君如今才开了两窍,距离先天尚远,过早接触先天奥秘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还是不要知道最好。」

  苏越也点了点头道:「紫玉说的没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还是安心凝练窍穴吧!等到了金陵你们俩就接受四绝剑的真意传承,所以这些日在路上也不要荒废练功。」

  陈紫玉忙推辞道:「家主,我已经入了先天,就不浪费神兵的力量了。」
  「四绝剑的玄妙超乎你的想像。」

  苏越说着,手按在剑柄上,浑身的气势骤然变化,一抹璀璨的剑光亮起。
  陈紫玉看见这道宛若惊鸿的剑光之时,隐隐觉得书房这一处的天地元气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变化,似有风雷之声浮现。

  剑光瞬逝,苏越连人带剑已经到了书房门口,握剑的手有些颤抖,呼吸也沉重了许多:「四绝剑第一式,风雷一闪。」

  「人剑合一?」

  苏明轩震惊无比地喃喃自语。

  陈紫玉和苏明轩差不多,表情僵硬,瞳孔剧烈收缩,不过内心波动比苏明轩还要剧烈,她已经成就先天,对天地元气的掌控感在那出剑的一瞬间被压制撕裂,而且剑招的敌人还不是自己,她心中突然想起江湖上的传闻:「白莲乱世末,苏越与观澜先生两人一起攻破白莲教下属的极乐寺分舵,诛杀了先天宗师极乐僧和他的两位九窍弟子……只不过当时江湖纷乱,并没有被人证实真假。」

  可是看了这一剑,陈紫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样的剑法……这一剑……我接不下。」

                ◇◇◇

  苏明轩牵着陈紫玉的手从书房里出来,两人都还沉寂在震惊而又欣喜的状态。
  从花园里穿过的时候,苏明轩只觉得满园的花草芬芳都比不上身边的美人儿。
  「巧儿,谁欺负你啦!」

  陈紫玉一声话把苏明轩惊醒,只见巧儿傻傻的站在回廊前的碎石小路上,一身泥土,小手提着衣袖捂着脸蛋儿,眼角通红挂着泪花。

  「二少爷,少夫人……」

  巧儿慌忙行了个礼,就要跑开。

  一个小丫头哪能跑的过苏明轩,被他两步追了上去,一把揽进怀里,掰开巧儿捂脸的小手,红得发紫的手印触目惊心:「谁打的你?真是无法无天了。」
  「郎君,你声音这么大,吓到巧儿了」

  陈紫玉忙将巧儿夺过来,揽进自己怀里,「巧儿,别怕!跟我回去上点药一会儿就好啦!」

  巧儿只顾着流泪,一声不吭。

  「巧儿!」

  苏樱雪急匆匆跑了回来,看见围着小丫头的苏明轩和陈紫玉,心头一凉,知道坏了,「明轩,紫玉,我刚给巧儿取了药回来。」

  「你这蛇蝎心肠的女人,巧儿这么小,也下这么重的手。」

  苏明轩怒睁着眼,额角青筋都暴了起来,「你们娘俩就是两个野丫头……还真把自己当成我们苏家的小姐了……」

  巧儿心里一急,更是说不出话来,泪流的更甚。

  陈紫玉忙拉住苏明轩,低声道:「明轩,快些回院子给巧儿上药吧!」
  苏明轩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火气,连吸了几口气都难以平静下来。

  这一嗓子惹的动静可不小,不少仆妇都跑了出来,看见是二少爷,又都匆匆散去。

  「小姑奶奶,莫要哭了,再哭眼睛就要哭瞎了!」

  苏明轩将巧儿抱回屋里,小丫头还是小声哭个不停,只好吓唬她,「到时候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不过还真管用,小丫头很快止住了哭声,就是眼泪还在往外落。

  苏樱雪青着脸,双眸带雾也跟着进了屋:「我给巧儿上药。」

  「你先坐,我这里有上好的雪参药膏,就算是被血手门的毒血所伤,也能在几个时辰里完好如初。像这样的小伤,抹上去,一会儿就好。」

  陈紫玉从柜子里取了个小瓷瓶,一打开就芳香扑鼻,浸满整个屋子。

  陈紫玉给巧儿抹了药膏,擦乾了眼泪,小姑娘稚嫩的娇颜总算由阴转晴。
  「少爷,放巧儿下来吧!」

  巧儿在苏明轩怀里,轻轻拽了拽他的衣服,声音又小又怯。

  「不放!」

  苏明轩这才觉得抱着巧儿这个小丫头跟抱着陈紫玉这个大丫头一样美好,小巧玲珑的身子软软的,轻轻的。

  「明轩,快将巧儿还给我,我还要带她回去换身衣裳!」

  「巧儿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跟你没关系了。」

  苏明轩冷冷看着苏樱雪。

  「巧儿明明是我的。」

  苏樱雪气的跺脚。

  「少爷,巧儿身上髒兮兮的,快放巧儿……」

  话没说完,半张着的小嘴儿就被苏明轩堵上了,暖暖的大舌头缠着不知所措的小舌头,巧儿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可爱的小脸完全不相信自己被二少爷给亲了。
  一直到唇齿分离,巧儿还在发出『嗯,嗯』的低吟,可爱的小舌头甚至追出了嘴角,在嘴唇上舔了又舔,忽闪着地大眼睛似在疑惑为什么少爷突然停了下来。
  「巧儿以后就是我的通房丫头了。」

  苏明轩一副你来打我呀的无赖样子。

  「你……无耻!」

  苏樱雪双眸开始泛红。

  「我怎么无齿了,你看,我牙齿多着呢!」

  苏明轩朝着苏樱雪一通龇牙咧嘴,逗的巧儿乐起来。

  「郎君,你坏死了……」

  陈紫玉也笑出来。

  「笑什么,还不快去给巧儿找身乾净衣裳。」

  苏明轩在陈紫玉肥硕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陈紫玉娇呼一声,回头给了个媚眼。

  苏樱雪走到苏明轩跟前咬牙切齿道:「你究竟想要怎样!」

  苏明轩针锋相对,毫不示弱:「怎么,欺负完巧儿,还不过瘾,现在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少爷,不是小姐打我的,是……」

  巧儿还没说完,就被苏樱雪拦住:「就是我打的她!怎么了!」

  苏明轩心头又升起一股怒火,扬起了手很想抽苏樱雪一巴掌,犹豫了几次,还是放了下来。

  「你们两个这几天不是一直相处的好好的吗?怎么现在又突然开始挤眉瞪眼了,真是孩子气!」

  陈紫玉拿着一件翠绿的裙子走过来,在苏明轩头上挠了几下,「我带巧儿去隔壁换衣裳,你们俩在这里好好说话。听见没有,郎君!」

  陈紫玉的柔声细语,比灵丹妙药还管用,苏明轩脸上的愠怒顿时散了大半:「知道了!」

  苏樱雪见苏明轩这么听从陈紫玉的话,心里没由来酸酸的,哼了一句:「臭明轩,你就从没好好和我说过一句话!」

  苏明轩平复了下心态,不紧不慢道:「你再怎么说,也是苏家第一美女,以后美人榜上的常客,犹如高高在上的公主,要风有风要雨有雨,有大把李兴文这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美男子卑躬屈膝侍奉你。何必要在意我!我就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纨裤少爷。既不是什么才子,也不是什么圣贤,反正跟君子六艺没什么缘分;苏家的爵位也不会落在我头上。我以后注定是要做个粗手粗脚的糙汉武夫,你要是跟了我,风餐露宿不说,还要搭着小命,你受得了吗?」
  这句话也是憋了好久,今日趁机说出来,让苏明轩心里大舒了一口气,浑身都轻松了许多。

  「你……我……」

  苏樱雪脸色变的惨白,嘟囔了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扭头就走。

                ◇◇◇

  「郎君,你怎么能这样?」

  陈紫玉领着巧儿过来白了苏明轩一眼,刚才的对话,隔着一堵墙,怎能挡得住先天宗师的感官。

  「小姐走了?我……」

  巧儿不见苏樱雪踪影,又开始着急起来。

  「我还能怎样?樱雪这几天,天天往这里跑,我又不是傻子。所谓当断不断必为其乱,早一日说清楚最好不过。」

  苏明轩将巧儿揽进怀里,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你也知道她的性子,要是真嫁给我,我还不得整天宠着她哄着她。还是你们两个丫头乖,省心……」
  陈紫玉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呀!妾身回头少不了要被妙玉姐怪罪。」
  「巧儿,今年多大了?」

  苏明轩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个站着比自己坐着也高不了多少的小丫头,容貌倒是很俏丽,大眼睛水汪汪的,细眉毛月弯弯的,嘴唇红嘟嘟的,小胸脯鼓鼓的,腰肢细细的,小屁股翘翘的,是个小美人胚子。

  「奴婢年底就十五了。」

  巧儿站在苏明轩跟前,大眼睛转的熘熘的,就是不敢看面前的主子。

  「巧儿,你喜欢少爷吗?」

  苏明轩吞了吞口水,伸手摸了摸巧儿脑后的两条可爱的马尾辫,然后捏了捏巧儿的小耳朵和小脸蛋,软软的,肉肉的,很舒服。

  巧儿面红耳赤,羞喜交加,水汪汪的大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小脑袋点了点。
  「那以后就跟着少爷,做少爷的通房丫头好吗?」

  苏明轩牵着小丫头的手,总觉得自己是邪恶的左道强人正在拿着糖诱拐小萝莉。

  「好!」

  话音刚落,巧儿就使劲儿的点了点头,犹如小鸡啄米,粉乎乎的脸蛋上浮起了一种近乎骄傲的喜悦,小身板挺的直直的,小胸脯也大了几分,张开小胳膊就偎进了苏明轩怀里,双手换着脖子,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苏明轩,将小嘴儿凑上前,唇舌交缠在一起。

  「郎君,妾身也要抱抱!」

  陈紫玉见苏明轩亲完一次还不够,又要搂着巧儿亲,忍不住醋熘熘的就要往苏明轩怀里挤。

  「少爷,放开巧儿吧!」

  巧儿却没能挣开怀抱。

  「羞什么,让少爷挨个儿来亲。」

  苏明轩将陈紫玉也揽进了怀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