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09)作者:
字数: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12个质量最好的套套

  刘媛媛站于蒲团之前,轻轻合起双掌,目光注视合掌的指尖,她努力平静心神,希望能够凝聚心神,排除妄念,可是越想平静,越无法平静,高小军离去的背影和魏征朝她伸手要钱的情形,交替出现在她的脑海,一个是爱的被骗,一个无端的羞辱,一个要让双眼含泪,一个让牙齿咬碎。

  屏风后有人轻轻咳嗽了一声,刘媛媛忙跪在蒲团上,上半身匍匐在地,双手高高举起。

  屏风后走出一个红衣喇嘛,将一个盒子放到刘媛媛高举的手中,道:「活佛赐予你的。」

  刘媛媛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非常小心,直到红衣喇嘛回到屏风后,她才慢慢起身,双手捧着那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白色木头盒子,好像捧着无价之宝。
  出了酒店上了车,刘媛媛轻轻打开盒子,盒子里面只有一张纸条和一个玻璃的小瓶子,瓶子里有一颗黑色药丸。

  刘媛媛打开字条,字条上只有四个血红的小字:与他成欢。

  刘媛媛打开了玻璃瓶,毫不犹豫地就那颗药丸倒进了嘴里。

  魏征看着白如梦,伸手把白如梦嘴边的食物残渣擦掉,问道:「吃饱了?」
  白如梦拍拍小肚子,道:「饱了,一百多年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魏征道:「我奶奶不给你吃的?」

  白如梦遗憾地道:「她不懂香引之法,我只能干看着。」

  魏征道:「那你挺背啊,对了,我刚才表演的怎么样?」

  白如梦道:「表演浮夸,表情做作!对剧情毫无代入感更是失败中的失败。」
  魏征不满道:「我可以完全模仿你做的,如果我演的不行,那也是你的原因。」
  白如梦道:「我不行?我要去拍电影,我都能当影后了。我在你外婆家看了十年韩剧十年TVB,我表演怎么可能不行!」

  魏征一拍自己的额头,叫了句:「我的天啊,我可知道问题的答案了。」
  白如梦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魏征道:「TVB和韩剧都是糊弄老太太家庭妇女的东西,你要学演技,你要看大师的作品,要看武藤兰、苍井空、小泽玛利亚、波多野吉衣、天海翼的。
  起码也要看立花里子、松岛枫的。「

  白如梦道:「没听过。演过什么电影、电视剧!」

  魏征道:「爱情动作片。」

  此五字一出,白如梦顿悟,骂了句:「滚犊子!」

  魏征道:「你为啥老说」滚犊子「呢?」

  白如梦道:「跟你外婆学的!」

  魏征「哦」了声,喝了口茶,道:「别管演的咋样,把堂堂大市长吓跪了,我们就算成功了。」

  白如梦道:「他是在演戏呢!他就是想试试你的深浅!我才将计就计,陪他演了!」

  魏征的茶杯跌倒桌子上,道:「刚才那些都是骗人的?」

  白如梦道:「也不全是!他媳妇的确有了孩子,不过孩子不是他的。他精元枯竭,不可能有孩子。」

  魏征道:「你的意思,市长被人戴了绿帽子?」

  白如梦道:「人家的事你就别操心了,给你师兄打个电话吧,别市长去向他求符,他说漏了!」

  魏征道:「不用,以我对李有财的了解,他会狠狠敲一竹杠!」

  这个时候,高小军走了进来,脸上满是喜悦。他见父亲匆匆的走了出来,就跟上问问情况,父亲甩了句:「人家答应了!」就上了车走了。

  听到这一句话,高小军的心里乐开了花。

  那一次和刘媛媛欢乐过后,他发现他的那个东西不行了,开始也不觉得,因为那一段和刘媛媛干柴烈火,折腾地过于厉害,以为修养一段就好。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身体不但没有好转,那东西还出现了萎缩的情况。到了医院做检查,西医说没事中医说肾虚,既然西医查不出问题那就信中医的呗,汤药喝了针灸扎了,拿东西还是如死蛇一般,毫无生气,任由漂亮的女人怎么撩拨,它还是没有一丝反应。

  若是真的不行了,活的就像个太监,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呢?

  原本以为后母请来的是装神弄鬼的神棍,没想到人家轻轻松松治好了妻子的病,而且,妻子的刀口也一夜消失,医院的大夫都说是奇迹,是医学和科学无法解释的。而自己的病不就是医学和科学无法解释的吗?

  只要魏征答应了,那他就有救了。

  魏征对高小军道:「你来的正好,有钱吗?现金?」

  高小军楞了一下,瞬间明白了,赔笑道:「我车里有,不过不多,我这就去拿!」说完下了楼,到了最近的银行,取了二十万现金,回来就全塞进魏征的书包,道:「数目不太多,如果不够,我一会儿去银行取。」

  魏征站起身,把他刚刚写好的三页纸递给高小军,道:「按我这个方子去抓药,回去用五升水文武火煮剩一升。」

  高小军也算久病成医,人家中药都是三碗水煎成一碗服用,这煮剩一升,怎么喝啊!

  高小军小心地问:「天师,不知如何服用啊?」

  魏征拍了一下高小军的脑袋,道:「谁让你喝了?你想死了!那是给你洗澡用的。明天早晨五点,用它来洗澡,洗完保你一柱擎天!」

  高小军千恩万谢,把那三张纸小心地收好,问道:「天师要去哪,我开车送您。」

  魏征道:「不用了,你去买药吧,我可告诉你,如果买的是假药,没治好你的病,我可不负责!」

  高小军道:「您放心,敢给我拿假药,我拆了他骨头!」

  魏征背起书包,发觉书包沉了很多,他走到高小军面前,用一种长辈对晚辈教诲的语气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年轻人谁不犯错,不过,你要记住,淫^人妻女母亲姐妹者,其妻女母亲姐妹必被人淫。你的病全因此而起,我可以救你一次,却救不了第二次,你好自为之!」说着,拿着白如梦的拐杖,朝高小军的丹田一刺,就离开酒店,走了。

  高小军见魏征用一个奇怪的姿势,朝自己小腹一比划,他的小腹就一阵刺痛,不过马上就好了,他还回味着魏征的话,「淫^ 人妻女母亲姐妹者,其妻女母亲姐妹必被人淫。」这不就是那部「肉蒲团」里的话吗?难道天师也看三JI片?自己是独子,没有姐妹,自己亲妈早死了,媳妇给自己生的是儿子,这么说来,就算自己「淫^ 人妻女母亲姐妹」,也就自己媳妇危险,她若给自己戴绿帽子,大不了离婚嘛。

  想到这些,高小军轻松了很多,第一时间开车到了中医院,找到年纪最大的一直给自己看病的老中医,把魏征给他的药方往老中医桌子上轻轻一放,道:「你看看这个药方,能不能治我的病。」

  老中医久和这个纨绔衙内打交道,知道高小军不好惹,就拿起药方仔细看了起来。

  写药方的纸是从学生用的白纸本上撕下来的,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种药材和计量,且不说药方如何,这字就够难看的了,时不时地还有写错字涂改的痕迹,看到计量更是可笑,一般计量都是几两几钱,方子上的当归居然写了二斤。
  高小军等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地问道:「怎么样,说话啊!」

  老中医心里想:这他妈就是扯淡,就是医学院的学,也不会开出如此的房子,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孩,练习写字,随便抄了些药材在上面罢了。老中医道:「此等神方,我从医这么多年,闻说未闻见所未见!」

  高小军完全没有理解老中医的真实意思,道:「废话,这是神仙给的方子,是你像见就见的,赶快给我煮药,我等着治病了,要五升水煮剩一升。让你治了半年你都治不好,人家神仙给我这个方子,说一次就能好。我跟你说,你这样的老棺材料就该早入土埋了,活着都是浪费粮食。」

  老中医脸涨得通红,一捂胸口,趴在桌子上,心脏病气犯了。

  高文宇进来的时候,刘桂芹刚看望司机回来,李天师执意要回天祥观,刘桂芹要安排车,才想到让司机买香司机一直没有回来。打司机的手机才知道司机被人在医院内打了,刘桂芹安排其他人送李天师回去后,就亲自去探望司机。
  司机平躺在病床上,身子倒看不出什么伤,只是头被包裹地像个粽子……
  大夫说,司机头部受到了重击,有脑震荡,现在还在昏迷,什么时候能想过了无法确定……

  刘桂芹有些心疼的看了会儿司机,向大夫交代了几句,失魂落魄的回到儿媳妇的病房。

  就在这个时候,高文宇来了,把她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急切的问道:「桂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刘桂芹的心一阵紧张,她躲闪着高文宇的眼神,道:「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语气像是反问,又像是反驳,可高文宇听来,更像是夫妻之间的小暧昧:死鬼,你才知道啊。

  高文宇喜出望外,问道:「这么说,是真的?」

  刘桂芹听到高文宇的问话,心不由一沉,也没注意丈夫的语气,心里暗道:「他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她慌乱了,道:「老高,老高,你听我解释…
  …「

  意料中的暴风骤雨没有到来,高文宇大笑了起来,笑的就像个孩子,他道:「魏征这小子真是神了啊!」说完抱住了刘桂芹,道:「有了孩子怎么不告诉我?也让我这个当爸爸的高兴高兴!」

  刘桂芹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反转剧情,她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该说什么,她只是默不作声,任由老公抱着。

  出了酒店,魏征道:「现在去哪啊?」

  白如梦道:「去搜集童子尿。」

  魏征道:「那不用收集,我就是童子,我尿给你!」

  白如梦白了魏征一眼,道:「别臭美了,你是处男,不是童子!」

  魏征道:「处男不就是童子吗?」

  白如梦道:「童子是元阳未泄,处男是没洞房过,那能一样吗?你忘了你…
  …「白如梦发现自己又说错了话,马上闭上了嘴。

  魏征知道白如梦要说什么,他故意盯着白如梦,问道:「我什么啊?你说啊!」
  白如梦小脸羞红,骂了句:「滚犊子!」

  魏征看到白如梦受窘,心里突然有种极大的满足感。

  魏征道:「这么说,小说里说的童子功都是扯淡呗?」

  白如梦道:「有些法术需要至阳,如果破了身,是有影响的。不过,这也是极端的做法,万事万物,还是追求阴阳平衡。」

  魏征道:「阴阳平衡,那就是双修。你有没有双修的秘籍,我学习学习,学会了,我和你一起练!」

  白如梦道:「我有葵花宝典,你要不要练练!」

  魏征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

  白如梦四处望着,自言自语道:「上哪里弄童子尿呢?」

  魏征道:「笨蛋!那还不容易。」

  白如梦的拐杖在魏征头上敲了下,道:「你骂谁呢?」

  魏征道:「不就是童子尿吗?这有什么难的,满大街的小孩,那个瓶子要点呗!」

  白如梦道:「我要十二生肖的童子尿。」

  魏征道:「你教我乾坤借法,用不了一个小时,我给你弄到十二生肖的童子尿。」

  白如梦道:「好,只要你弄到,我就教你!」

  魏征道:「一言为定,跟大爷走!」

  白如梦道:「我倒要看看,你到哪里能弄到!」

  魏征走进了一家成人用品店,白如梦看到店里花花绿绿的各种成人装备,脸臊的通红,小声骂了句「流氓」。她想退到店外去,可是那可恨的一丈限制,让她不得不面对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物件。

  白如梦道:「你来这种地方,干嘛?」

  魏征道:「买装备啊,不然怎么给你弄童子尿。」

  魏征很不理解,一个成人用品店,老板怎么会是个男的呢?你让进了的女顾客怎么跟你交流经验,你让进来的男顾客看到你眼屎都没擦干净的老脸,还有什么欲望买充气娃娃?

  魏征要快点买完东西,因为他不想多看哪怕一分钟那张让他都感到恶心的老脸。

  魏征道:「老板,给我来12个质量最好的套套。」

  老板没有给他拿货,反倒问道:「要12个,干啥?」

  魏征道:「你管呢,我晚上用!」

  老板给他拿了一盒正好12个,魏征伸手要拿,老板却没有松手,老板语重心长的说:「小伙子,年轻也要节制啊。不要」少壮太努力,老大徒伤悲啊「。」
  魏征也不搭理他,给了钱拿过货要走人,白如梦指着墙上挂的绳索和皮鞭手铐,道:「那些都要了。」

  魏征用奇异多彩的目光盯着白如梦好一会,道:「想不到,你口味挺重啊。
  不过我喜欢!「

  白如梦也不解释,扭过身子不看他。

  魏征把白如梦要的东西都买了,心里一阵肉疼。怎么普通的绳子披上了S*M的标签就是天价了呢。

  魏征背着采购来的装备,把白如梦领到了学校,一指学校,道:「这就是你要的十二生肖童子尿。」

  白如梦道:「这是学校啊。」

  魏征道:「说你是笨蛋,你还不承认。就算有几个早熟的,总体还是童子吧,小学六个年级,这就有六个生肖的童子尿了。你看旁边是幼儿园,孩子不到2岁上的幼儿园,8岁上的小学,幼儿又起码有六个生肖。六加六等于十二,齐了。」
  白如梦恍然大悟,道:「算你有点鬼聪明。那你快去要童子尿吧。」

  魏征往马路牙子(路肩石)上一坐,道:「走累了,休息一下,你先教我干坤借法。我知道昨天你肯定是忽悠我,人家电影里头,都是把手指头咬破,在手上画符,还要大喊」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白如梦坐到魏征旁边,魏征起身,坐在白如梦的对面。

  白如梦道:「我那天教你的就是乾坤借法的基本式,电影里才是骗人的,你想想,两人对决,哪有时间给你磕破中指画符的时间,等你画好符,脑袋都掉了。至于大喊更是不可能,你和人打架,打人家肚子前,你会先喊出了吗?」

  魏征道:「喊出来是有点二啊。那为啥要顶住上颚呢?」

  白如梦道:「万事万物离不开阴阳乾坤,人的口腔也一样,上颚天,下颚为地,舌为人,生于地受天护佑。舌顶住上颚,就是天地人联合一体,是起法的基本式,也是道家呼吸法门。」

  魏征似懂非懂,道:「就算你说的通,为啥昨天灵今天就不灵了呢!」
  白如梦道:「你从来没有修行过,不是道门中人,你就是摆得出姿势,你也无法可借,那天我把拐杖插在你背后,你借的是拐杖的法力,今天你没背拐杖,当然就不灵了!」

  魏征道:「原来,所有的秘密都在这拐杖上啊,我说你怎么死活让我把拐杖找回来。你的这个拐杖,是不是该叫法宝,就像封神演义里姜子牙的打神鞭似地。有了它就可以装逼,没了它就啥都不是。」

  白如梦爱抚着拐杖,道:「它本是湘妃的发簪,我也不知道会插在我身上,我能幻化人形后,它就成了这幅模样。一百多年水火之刑,它也陪着我,因为有它,我才活到今天!」

  魏征道:「你已经死了啊。是孤魂野鬼了啊。要不是你赖上我,我学雷锋收留你,你早就被黑白无常收了做二奶啊!哦不对,你做不了二奶,身材不行!做个扫厕所的,差不多!」

  白如梦想骂出她经典的「滚犊子」。可是这个时候,她发现魏征的眼神不对,他怎么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呢,而且看的不是脸。白如梦低头一看,自己穿的是短裙,坐在马路牙子上,裙底大开,魏征看地是津津有味啊。

  白如梦再也忍不住怒火,她跳了起来,拐杖就像槙村香的大锤,重重打在魏征的头上,白如梦大吼着:「臭流氓!我不是鬼,我是五大地仙的白仙!」
  魏征直挺挺倒在马路上,脸上居然带着笑,道:「发财了,好多金星星啊!」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