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凌辱事件-女友被超级强暴】(我从来没有想
           凌辱事件-女友被超级强暴


排版:tim118
字数:60462字
TXT包:  【凌辱事件-女友被超级强暴】.rar (58.81 KB)  【凌辱事件-女友被超级强暴】.rar (58.81 KB)
下载次数: 1240





  我叫李立志,跟我熟一点的都直接叫我阿志。
  
  今年是我的最后一年高中生涯。升上高中后,因为发奋读书的关係,一直是班上的第一,而各项运动我虽然不是样样精,但也总算是样样会,加上自问算是俊秀的外表,校内的人缘一直不错。
  
  多年学生生涯,最令我感到自豪的,是认识了我现在的女友——颂玲。  
  她的身高以香港的女生来说,算是中等,大约165㎝左右,留着一把及肩的长髮,经常束成马尾辫子,皮肤有着女孩子独有的洁白,那略厚而又带性感的嘴唇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显得更豔更红。
  我最欣赏的,是她的一双大眼睛。她的眼睛,并不只是大而已,最重要的是她的眼睛很有神采,就像漫画中的女角色一样,那简直是会说话的一双眼睛!每次当她惹我生气或是对我有请求的时候,我看着她的眼睛,不知不觉间,我就会从左右摇头变成了上下点头。
  她的身材也很标准,虽然不是豪乳,但却是恰好可以让人一手掌握的那种男人梦想中的大小。而且,不致过大的胸部,跟她整个人的身高比例配合得很好,看上去就更令人讚叹。
  还记得我俩第一次发生关係的那天,一直令我难以忘怀。
  那天刚刚放学不久,我俩并没有约定要到什麽地方去,只是自然而然的,在不知不觉间一起走到了我的家中。
  家中一个人也没有,一切的电器也都关掉了电源,再加窗子也关上了。在大厅中,我俩相拥着,彷彿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我们那时已经发展了一段时间,对于这一天的来临,早已有着心理准备和默契,但,我尊重颂玲,我还是想知道她的意愿。
  「颂玲,我……可以吗?」
  她并没有说些什麽,只是娇羞的点了点头。
  也许是当时的气氛影响,也许是她的心情紧张,也许是她感到害羞,她的脸蛋儿,整个都红起来了,配合上她原本就细嫩雪白的肌肤,我到此时才明白到什麽是白裡透红!
  看着眼前羞答答、娇滴滴的可人儿,再加上没有受到拒绝,我再不行动,我绝对会怀疑自己的性取向。
  我双手捧着她红得盪手的脸蛋,稍为抬高了她的头,而我则俯下了我的头,终于,彼此的嘴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尤如蜻蜓点水一样。
  这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就像在我俩原本已不平静的心湖上突然落下的一点小水滴。水滴虽小,却能令湖面起了阵阵的涟漪;涟漪虽小,却延绵无尽。终于,心湖上翻腾着情与慾的波涛,一切皆是由这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开始。
  唇短暂的分开过后,又在连繫在一起了。
  除了唇,还有舌。
  我俩的舌头,彷如突然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不受控的交缠起来,在早已分不清是我的,还是她的津液中,传递着彼此的情慾和爱意。
  两根舌头不停的交缠搅动,如果可以看得见的话,我相信那将会是一个水乳交融得就像只有一根舌头的情景,就像只有一条有生命的灵蛇的情境。
  我想,圣经故事中,引诱亚当夏娃的那条蛇,也不过如此,难怪,他们俩会抵受不住如斯诱惑。
  良久,唇分,舌离。
  四目交投不语,紧靠着的身躯,亲密得可以感觉到对方怦然的心跳。
  事实上,这并不是我俩第一次的接吻。然而,如此激情膨拜的,却是从未有过,相信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再加上四週环境气氛作为催化剂,加剧了彼此情绪的波动。
  我们一边喘着气,一边感受着对方身体的颤动。
  我知道,我该行动了。
  我用双手把她打横的抱起来,走进房间内,用脚轻轻向后一踢,使门关上之后,再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
  那时,颂玲还穿着校服。校服是两截式的,也说是分开成裙子和上衣。  我一边吻着她,一边从衣服的底部伸手进去,轻抚着她的乳房。
  由于上衣钮扣是在背后的,我剩下来的一隻手就绕到她的背后,一颗一颗的把钮扣解开。
  也许是受网络世界影响太深,从不知道什麽时候开始,我对制服产生了一点僻好,认为女性在制服衬托下会更能令人动心。
  因此,我并没有把颂玲的校服全部脱下来,而是在解开全部钮扣之后,把上衣翻过她的胸部,再把胸罩往上推,使她的胸部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丽!
  我感到,即使是在最急速的一百米跑之中,我的心跳也从未如此急速过!  可能因为乳房被自己所爱的人看到而感害羞,颂玲的脸更显红豔,而且把眼睛合上了,再别过头去,怕是不敢和我的目光有正面接触。
  我用一隻手把她的头扶正,再用另一隻手从额头开始一直轻抚到她的后颈,把她的头轻轻的托起了一点。
  我轻柔的对颂玲说:「颂玲,别怕,睁开眼睛,看着我。」
  颂玲总算缓缓的张开了眼睛,并没有多说什麽,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虽然如此,我看着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却感觉到她对我的情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由衷的称讚道:「妳……真的好美、好美!」
  颂玲面上对着甜甜的一笑,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是难得的,突然主动的向我吻过来,这是一向很少有的。
  我亲吻着她的盪热的嘴唇,然后是白晢的颈项,再来是乳房。
  双手一左一右的握着她两边的乳房,两隻食指分别挑弄着她的乳尖,我的头部则埋在她双乳之间,深呼吸着,享受着她那种少女独有的体香溷和着汗水的味道。
  不过,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用力的吸啜着她那娇红的乳尖,发出「啧啧」的声音,舌头则不断地拨弄着最尖端的部位。耳际响起了颂玲在压抑之下,却又无可压抑的「嘤嘤」的呻吟声,让我不受控的肆意侵攻着她的双乳,流连忘返。  在双乳之中,徘徊眷恋多时,我的目标再往下移,终于到了那最隐密的部位了!
  我用双手褪下她的内裤,把她的大腿尽量张开,使她最隐密的部位,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的视线之下。
  我把鼻子凑过去,呼吸着蜜穴中透出来的气味;我把舌头伸出来,迎接着蜜穴中流出来的蜜汁。
  那气味,是香的,是甜的;那味道,是迷人的,是迷幻的。
  虽然这实在很容易让人沉醉其中,不过,我并没有。因为,我更期待着下一个环节。
  我把我的阳具掏了出来,在颂玲的面前得意地耀武扬威了一下。从她的表情看来,似乎是在担心着、怀疑着,究竟自己的身体是否真的能够容得下如此凶勐的傢伙。
  看着她一脸担心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因此想给她一点心理准备,于是道:「颂玲,我……要来了。」
  颂玲依然是一副娇羞的模样,她并没有反对,只是道:「嗯……不过,我、我还没有试过,所以,请你轻一点……」
  我点了点头,然后扶正了阳具,对准了蜜穴,缓缓的向前进发。
  在进入了颂玲的体内之后,我整个人都兴奋得颤抖起来,愈是前进,花径就愈是包得紧,我也就愈加兴奋。
  终于到了最后的一道屏障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再等下去了,奋力向前一插,那实在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欢愉。
  「啊!痛啊!」
  在听到颂玲痛苦的叫声才突然想到,刚刚自己实在是太鲁莽、太不知怜香惜玉了!第一次的性行为,女性总是先会受到苦楚的,看着颂玲紧锁眉头,眼泛泪光的可怜样,实在后悔莫及。
  我抚着她的脸颊,吸啜着她脸上的泪珠,亲吻了一下她,带着万分歉意道:「对不起,我没有顾及到妳的感受。」
  颂玲回吻了我一下,虽然眉头仍是紧锁着,但仍然挤起一个甜蜜的笑容对我说:「不要紧的,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这就行了。」
  话毕,颂玲竟然不顾自己的疼痛,主动的迎合起我上来。我不想辜负了她的好意,于是便渐渐地调较着抽插的速度,依据颂玲的适应程度慢慢地加快抽插的速度。
  抽插的同时,我的双手并没有閒着。一隻手绕到她的背后,用力地抓着那白滑的臀部,另一隻手则搓弄着那无瑕的乳房的其中一边,剩下来的一边自然被我疯狂也似的吸啜舔弄着,雪白的乳房上沾满了我的唾液,再加上乳房的肌肤被我抚弄得红红的,好一个淫靡的境像。
  颂玲渐渐的适应了更剧烈的抽插,慢慢地享受着性爱的乐趣,口中不断地发出着「嗯哼嗯哼」的呻吟声更让我情绪高涨。
  「啊……我……我的身体很热啊……不行了……不行了……这……我实在不行了……深……啊……深一点,再裡面一点……」
  喘气的声音、呻吟的声音、淫声浪语的声音,刺激着我情慾的神经线,我不断地加快着活塞运动的频率,一边吼叫着,一边作出了最后三、四十下的冲刺,终于一洩如注!
  我在颂玲的体内射精,这是我们之间没有明言,但早已存在的默契。这是我们之间第一次的性爱,我们希望是一次完整的性爱,而一次完整的性爱,体内射精是必须的。
  我洩精之后,并没有立即抽出来,而是停留在颂玲的体内,享受着阴道内壁高潮过后的「馀震」。
  我俩四目交投,唇舌交缠。
  无语,但更胜千言万语。
  往后,我们的感情持续昇华,床笫之事也愈来愈频密,一切如童话般美好。  只是,世事难料,谁能料得到,一片光碟的出现,会使我的生命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切,得从那一天说起。
  那一天是星期天,不用上学,我没有约颂玲或是其他同学外出,赋閒在家。话说回来,最近一个星期以来,颂玲都有点怪怪的,看起来很有点心事。
  几次想约她出来逛逛,或是放学后去喝点东西,都拒绝了我。
  不过,我并没有太放在心内,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即使像我俩一样亲密的情侣,也有权保留自己心中的一点秘密的。也许真的有些事情在烦扰着她吧!而且,我觉得颂玲到了适当的时候,自然会对我说出来。
  那时是一个清爽的早晨,刚刚享受了一个美味的早餐之后,蓦然想起了今早取回来的信中,好像有一封是寄给我的。
  我把信拆出来一看,裡面有一片光碟,还有一封信,信的下款署名是肥龙。  还是先介绍一下肥龙这个人。
  他是我的同学,长得很胖,重量绝对在200磅以上,他的名字中有一个龙字,于是同学们之间都叫他肥龙。
  他家裡很有钱,但不知道什麽原因,他竟然会来我们这种平民学校中就读,不过他成绩也很不错,是班上的第二名,但也可能因为这样,他对班上成绩第一的我很有点看不顺眼。
  而我,原本对他虽说不上有好感,但也绝对没有反感,只是他对我的态度,让我渐渐的不喜欢他,同学们知道我在背后对他的评价是:「他只能够在体重和金钱两方面胜过我!」
  不知道是不是受我的影响,颂玲似乎也有点讨厌他。
  信的内容并不长,甚至可以说很简短,如果不是他如此正式地寄过来给我,我会将之称为便条:「哈哈!我要你在看完那片光碟之后,明白到我除了体重和金钱之外,还是有能胜过你的地方。另外,给你一个预告,星期一上学时,你可能会在男厕中看到一齣好戏。」
  信的内容令我很好奇,心中暗笑道:「难道是他拍下了自己连续引体上升一百次的影片来向我炫耀?」
  我立即就将光碟放进电脑,裡面是一个影片档,我让它播放起来。
  影片中的背景让我十分奇怪,竟然是地下铁路列车的车厢之内。
  接下来的镜头,更使我感到一阵寒意!镜头中,车厢之内有很多,但非常显眼的是,一个穿着吊带背心和短裙的年轻少女在车厢之内,她的左右两边分别被两个男人挟制着,而且那个年轻女生,竟然是颂玲!
  看到这裡,我的心跳急剧加速,甚至想像到将会有什麽样的画面会出现在镜头之内!
  颂玲终于出声了,而且语气裡蕴含着愤怒:「肥龙,你这样究竟算是什麽意思?」我可以肯定,那绝对是颂玲的声音。
  镜头一转,肥龙也在画面内出现了。
  「我是个直接的人,不喜欢转弯抹角。」肥龙停顿了一下,然后充塞着肥肉的脸色现出一个淫笑道:「我要干妳!」
  「你妄想!」
  肥龙发出令人心寒的笑声:「嘿嘿嘿……我妄想?妳有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这个车厢,还有一前一后两卡的车厢,裡面的人全都收了我的钱。现在我说要干妳,那妳就是非被我干不可!我妄想?哈哈!」
  肥龙话刚说完,镜头就转了一个近镜给颂玲,脸上满是愤然的神色。
  看着不停转变的画面,我不知道为什麽在这个时候我还会想到这件事,但我可以肯定,拍摄者一定是肥龙花钱请回来,有着多年拍摄的经验。
  接着,肥龙以命令的口气要颂玲跪下,颂玲自然不从,但左右两边挟制着她的人一施加压力,颂玲就不得不跪下来了。
  肥龙居然就这样大模大样的在颂玲面前掏出他那丑恶、粗黑的肉棒。
  他一边摇晃着肉棒,让肉棒不住地在颂玲的脸上拍打着,一边继续以他命令的语气道:「给我含!」
  「你也许可以强姦我,但是不用妄想我听从你的命令!」一边说,颂玲的头部一边不断地摇摆,试图逃避肉棒的拍打,但显然不成功。
  「是的,妳可以不听我的命令。不过,妳不服从的后果是,这三卡车厢内的每个人都会干上妳最少一次。妳是想乖乖的被我干个一、两次,然后离开,还是不服从的被三个车厢中加起来百多人轮姦?」
  在肥龙威迫之下,颂玲无奈地屈服了,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缓缓的张开了口,把肥龙的鸡巴含进口裡去。
  我看到这裡,心裡的感觉十分矛盾,又是心痛,又是兴奋,又是妒嫉。  心痛的是,我深爱着的女友,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受到这样的侮辱。
  兴奋的是,撇开我与颂玲的关係不谈的话,这样的一场强姦秀,是足以令每一个心理正常、身理正常的男人兴奋不已的。
  妒嫉的是,即使是我,也很少能够享受颂玲用口替我服务,因为她不喜欢肉棒上那股无法消除的腥臭味。所以,除非是惹我生气了,或是我生日等,颂玲都不会替我口交。
  原本挟制着颂玲的两个男人已经放开了她,让已经屈服了的颂玲可以根据肥龙的口令来替他服务。
  「吸大力一点,要用舌头,绕着龟头打圈。」
  「张开眼睛,看着我!我不喜欢女人替我口交的时候合上眼睛!」
  「睾丸也要含进去。喂!手不要停下来嘛,继续给我套弄。记着,眼要看着我!」
  颂玲的眼角已经泛着泪光了,在一大群陌生男人的面前,含着这个自己所讨厌的人的鸡巴,那种羞耻的程度,实在是难以言喻的。
  忽然,肥龙紧按着颂玲的头部,然后在颂玲的口裡加速抽插,大约十到二十下左右,精液喷射而出。
  「啊!要射了,不准吐出来,给我吞下去!」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的精液,居然能够如此之多。
  肥龙的鸡巴还在颂玲的口部,从颂玲颈项皮肤可以看到的是她听从着肥龙的命令,把精液不断地吞下去,但是精液却依从颂玲的口中满溢出来,滴在吊带背心上,短裙上,还有车厢地板之上,可见精液的喷射量何其多!
  肥龙终于把肉棒抽出来,但依然喷射着精液,而且是对着颂玲那美丽的脸孔颜射。精液又浓又稠,量又多,射得颂玲满脸都是,连眼睛都快要被浆住了,睁不开来的样子。
  最后,还把残馀在龟头上的精液拭在颂玲嘴唇上,说道:「我这牌子的唇膏不错吧?嘿嘿嘿!」
  恐怕是肥龙那极度侮辱的话语,使得一服莫名羞耻感袭上了颂玲的心头,使她再也抵受不住,那一颗颗在眼圈打转已久的泪珠,终于要落下了。
  晶莹的泪珠,白浊的精液,在颂玲那天使般的脸孔上构成一幅异样的图画,满是那淫靡的味道。而车厢的地板的精液,真的要用「一滩」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肥龙一脸嚣张的对颂玲说:「回去的时候,告诉妳的那个李立志,我除了体重和金钱能够胜他之外,本大爷我天生异禀,精液一喷射出来简直是源源不绝,而且每次的量都是一样的多!」
  刹那间,我明白了。肥龙所做的一切一切,针对着的,都是我。
  女人?颂玲虽美,但也不是世上仅有的一个,在肥龙丰厚的身家之下,他要叫一打女明星来给他玩都行。
  他真正的目的,是对我报复!但是,我实在没有对他做过些什麽对不起他的事,这个程度的报复,那也太……太残酷了吧!
  脑海中各种念头纷至沓来,但那并不影响影片的播放。
  影片中传来肥龙的声音:「啊!早就叫妳把精液都吞进去的了,妳看现在搞得满地都是了,妳快给我舔个乾乾淨淨!」
  「什麽?你……」颂玲的声音依然是那样的愤怒,但很明显,那是一种屈从的愤怒。
  「你什麽你,要麽妳就舔乾淨,要麽就让所有人来干妳!还有,舔的时候屁股抬高一点,我要从后面玩妳!」
  「我要从后面玩妳」,这是多麽严重的侮辱啊,但,颂玲能反抗吗?显然不能!她,只能服从。
  于是乎,颂玲抬高了自己的屁股,俯下了头,舔着地上那一大滩精液。  肥龙依然不忘在言语上刺激颂玲:「嘿嘿!看,妳现在跟一隻母狗有什麽分别?」
  在颂玲舔着地上的精液的同时,肥龙绕到颂玲的身后,实践他那句「我要从后面玩妳的话」。他把颂玲的短裙翻到腰上,再把内裤拉低到膝盖附近,挺起肉棒,二话不说就插进了颂玲的阴道裡!
  「啊!痛!不要!停下来啊!」
  插入前并没有进行前戏,使颂玲的阴道没有足够的分泌。在润滑不足的情况下,肥龙的插入使颂玲感到无比的苦楚,令她发出了无比凄励的惨叫声。
  「哼!我为什麽要停下来?妳又不是我的女人,我有必要疼着妳吗?我现在是强姦妳,妳有听过强姦时还会有人顾及像妳这样的一条母狗的感受吗?」  肥龙并没有理会到颂玲的哀求,反而更加大了抽插的幅度。颂玲抵受不住勐烈的冲击,整个人往前趴倒在那滩精液之上。
  肥龙绝不放过任何侮辱颂玲的机会:「对了,妳可别忘记,妳还要把精液舐乾淨的,不要以为喊痛就可以偷懒。」
  颂玲别无他法,一边趴在地上,舔着那腥臭白浊的精液。
  车厢中其他的男人,全程都在观赏着这场难得亲眼目睹的强姦秀,有很多看着颂玲一边抬高着她那光白雪亮的屁股被人从后面狠狠的干着,一边舔吃地上的精液,都感到受不了,各自掏出自己的阳具出来套弄着。
  而更令颂玲感到屈辱的是那些旁观者的冷言冷语:
  「你看,老闆说得真没错,她那吃精的样子真的活像一隻母狗。」
  「是啊!而且还是最淫、最荡的那种,说不定狠狠地多干她几下,还会『汪汪』的叫起春来呢!」
  「嘿嘿,你说得真对!可惜这裡没有狗,不然真的想看看兽交是怎麽的一个光景。」
  不知从什麽时候开始,肥龙已经把颂玲反过身来,让她正面对着自己,然后褪去她身上那已经沾满精液的吊带背心,让那嫣红的乳头暴露在众人贪婪的目光之中。
  「哼!想不到妳这母狗的乳头居然有着这样漂亮的颜色。不过,那又如何,妳还不是在我的胯下做性奴?」
  说罢,肥龙竟然整个人毫无保留地压在颂玲的身上,而且疯狂也似的咬着她的乳尖。双重的痛觉使颂玲流露出前所未有的痛苦表情,看得我心如刀割。  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颂玲已渐渐能够适应肥龙的抽插,没有那麽难受,甚至有点快感。对于这个,我并不责怪她,毕竟生理反应并不受意志的控制。  颂玲甚至咬住了自己的指头,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来。不过,事与愿违,指头是咬住了,但「嗯啊、嗯哼」的叫声还是自喉咙中失控地叫出来。
  「妳这母狗,被强姦居然还呻吟起来?真是淫娃荡妇,看我干死妳!啊……要射了!」
  肥龙话刚说完,就看见大量的精液从颂玲的阴道之中泻出来,就像山洪暴发一样,在地上形成另一滩精液。
  颂玲没有哀求他不要内射,我想可能是因为她知道那天是安全期,而且即使发出哀求也只会使肥龙更加的兽性大发而已。何况,即使那天不是安全期,这世界上还是有一种药物叫做事后避孕丸的。
  精液喷射殆尽的肥龙,把带有残馀精液的龟头塞进颂玲,让她吸个乾淨,才一脸满足的收好肉棒,整理自己的衣服。
  倒在精泊之中的颂玲勉力地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倚在扶手柱旁,悲愤地对肥龙道:「你现在玩也玩过了,你该记得你的承诺,让我走了吧?」
  「呵呵,我当然记得,我是说乖乖的听我的话,我就不会让他们轮姦妳嘛,妳刚才表现得那麽淫荡,那麽的让人满意,我只然会遵守诺言,不过……」  肥龙一脸奸诈的说:「现在告诉妳也无妨了,我跟这班人的协议是,我付钱给他们,他们一直听我的命令,直至……我玩完妳为止。也就是说,现在我玩完妳了,他们想做些什麽,会做些什麽,我不会管,也管不了!」
  「你……啊!」
  听出了肥龙的暗示,颂玲刚想说些什麽,就已经有几个男人扑在她的身上,把她拖到另一旁了。
  「你想干什麽?啊……不要!拔出来!拔……嗯啊……嗯啊……」
  又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有一根鸡巴插进了她的阴道之中,然后是另一条肉棒塞到她的口中,一起抽插起来。
  这时,又在传出了肥龙的声音:「别说我不告诉妳,看看这裡。」
  在这一刻,颂玲才第一次正面望向摄录机来,而她一脸的惊讶,明显是她现在才发现,刚刚发生,现在发生,还有即将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被拍下来。如果颂玲的口不是被粗大的鸡爸塞住的话,一定会大骂肥龙卑鄙无耻。
  肥龙继续自顾自的道:「如果妳想报警的话,无任欢迎。不过,妳预备妳的淫荡表演将会在互联网中传开去,别的地方不计,光是香港,我相信会有七十个巴仙以上的人会看到妳精彩的演出。」
  也许是情况实在太淫乱的关係,原本的两个男人很快就洩了,不过颂玲还没有足够的时间爬起身来,又已经被人扑倒、进入、抽插。
  也许是实际时间太长的关係,影片的后段,居然还经过了剪接。
  从剪接后的片段中可看到,有些等不及的,就插入了连我也未曾进入过的菊花;也有些,则往已经含住了肉棒的嘴巴裡勉强的塞进去,两人同时插进颂玲的嘴巴,这个进、那个出、这个出、那个进,有默契得不得了;剩下一些实在找不到洞的,就强拉住颂玲的手,逼迫着替他们打手枪。而那娇嫩的乳房,必定同时有两对或以上的手、两根或以上的舌头,在抚摸着、舔弄着。
  颂玲身上的每一个洞,无时无刻都充塞着肉棒。也许有时被刚刚还含着的鸡巴口爆或是颜射之后,口部会有短暂的空档,但也只能够听到一阵阵的悲呜。  「求求你,不、不要再干我了……」
  「我受不了了,请不要再来了……」
  「放过我吧,你们想干到什麽时候……」
  「我快要死了,请不要再插进来了……让我替你们吹出来好吗?我实在痛坏了……」
  「啊呀……你、你不是刚刚才射了吗?怎麽又来了?啊!不要……」
  画面中的颂玲不断地变换姿势,不断地被不同的男人干着,有些干一次就走了,也有些要来好几发才捨得走,还有一些嘴巴、菊花、乳房,通通都玩遍了,还要站在旁边多颜射几次才愿意走。
  最后,颂玲再次倒在精泊之中,总算有人把一件足够遮掩住全身的大衣盖在她的身上。过往充满灵气的双眼,也失去了昔日的神采,了无生气,也不知道焦点在哪,究竟在看着些什麽,想着些什麽。
  看着心爱的女友在一日之间被百多人轮姦,而且很多人还不只干一次,甚至两三次,那种心痛、心碎的感觉,像是要把我的灵魂扼杀掉一样。
  我应该告诉颂玲我已经知道她的事了吗?如果说了,我如何面对她,她又如何面对我呢?
  我不知道答桉。
  脑海中不住地出现颂玲被强暴得痛苦不堪的样子,我不断地埋怨着自己的没用、无能。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是一个这样……这样没用的男人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8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